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九章 皇宫受命

风月大陆 第九章 皇宫受命

时间:2018-02-05 回到了飞凤府的男人,还没有从昨晚的销魂蚀骨爱情和今早的离别中清醒过来,飞马而来的宫廷侍卫带来了一道安德列三世的旨意,让他不得不马上打起精神赶赴「无忧宫」。
  这次皇帝的召见是在「无忧宫」的内廷一个雅致的暖阁里接见叶天龙,此举显出了法斯特皇帝对这个男人的看重和宠爱。
  在宫廷侍女的迎领下,叶天龙沿着长长的迴廊慢慢前行。他的脑中转着无数的念头,却实在想不出这个时候安德列三世用这种带有私密性质的召见,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这样一来,被那些有心人看在眼中,不知会起什么样的心机呢?
  正在思忖之间,那个领路的宫廷侍女突然转过头来,对他微微一笑,眼波流转,似乎要说什么话。
  叶天龙的心中一跳,猛然间想起这个领路的宫廷侍女其实就是安德列三世身边的女官,好像在那天封爵的时候打过一眼,只是现在她没有穿着那套代表女官身份的服饰,所以他没有认出来。
  既然知道眼前这个女官在皇帝身边有一定的地位,而且又是负责文书事宜,叶天龙灵机一动,用试探的口气说道:「可否请教一下姐姐的芳名啊?」
  这个娇美的女官似笑非笑地横了他一眼,然后轻声说道:「大人不必客气,奴家叫上官清儿,大人以后就叫我清儿吧。」
  「清儿!」叶天龙在口中唸了一声,然后讚道:「真是人如其名,清丽无比啊!」
  上官清儿俏脸现出不信的神色道:「大人身边的美女无一不是绝色佳丽,像奴家这般俗脂庸粉如何入得大人的眼?」
  叶天龙微微一笑道:「清儿姑娘太谦虚了,春兰秋菊,各有所长,不信的话可以问问其他人,哪个家伙不认为姑娘是清丽脱俗,那肯定是他瞎了眼。」
  上官清儿心中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在说她好话,但听到这样的讚美,作为女人自有受落。她也娇靥含笑道:「大人想说些什么,但请指教。」
  叶天龙暗叫了一声,「好家伙,的确是一个很上路的女人。看来她还是很不简单呢。」于是他也开门见山地问道:「清儿姑娘知道这次陛下召见鄙人到底是为何事吗?」
  上官清儿素手掩着小嘴,轻笑一声,道:「恭喜大人了,是天大的好事!」
  心中略安的男人还想着继续追问,突见上官清儿的脸色一正,前行了一步,和他拉开了距离,只顾往前行去。
  叶天龙心中一愣,原来已经转过了迴廊,前面雕花盘龙的阁门在望。而且他也明白了为什么上官清儿会有这样的转变,因为在那阁门的前面,正站立着一个同样清秀的侍女,不用说,肯定也是安德列三世身边的女官了。
  看到上官清儿和叶天龙一前一后地走来,站在阁门前的那个女官迎上来,口中低声对上官清儿埋怨道:「怎么这么慢吞吞的,陛下在里面都等不及了。」
  上官清儿歉笑着,道:「娟儿你怎么会站在门口的?」
  这个叫娟儿的女官有着非常秀气的脸庞,此时她微微一皱鼻子,道:「清儿,陛下让我们两人都守在阁门口,让叶大人一个人进去。」
  上官清儿和那个叫娟儿的女官两个人留在了阁门外,叶天龙轻轻地推开了用上好的檀香木所製的门,恭恭敬敬地走了进去。
  阁门无声的在他的身后关上了,一股醒脑的清香扑入鼻子,让这个心有疑惑的男人不禁精神为之一振。
  安德列三世从白玉的书案后面抬起头,望着朝自己面前走来的叶天龙,温声说道:「朕听到天龙你身体康复的消息,实在是高兴啊!」
  叶天龙连忙俯身拜倒,口中谢道:「微臣在病中之时,蒙陛下亲自来探望,实在让小人感恩不尽!」
  安德列三世用柔和的声音道:「天龙,不必多礼,快起来吧!」
  叶天龙推辞不过,只有在书案前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来。
  安德列三世含笑望着叶天龙道:「天龙,你的伤全好了吧?当初是怎么回事,凤舞只说你们是遇到盗贼团,但那时发生的异变又该做何解释呢?」
  叶天龙心道:「这叫我如何回答,难道说是因为你的三儿子派人来刺杀我?再说了,连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当时的情况,问那些可恶的女人,却是一个个都不说,还拚命的笑老子。」
  但是皇帝的问话又不能不答,没有办法的男人只有一本正经地施展他那胡说八道的功夫,根据于凤舞的情节将个事件扯得尽量合理合情。
  安德列三世也不知道是真的相信他的这番半真半假的话,还是他的重点不在这里,状似关切地听完他的故事,然后又谈了几句关于叶天龙怪伤的事情,就开始将话题转变了。
  看似无神的眼睛突然闪过一丝光芒,有如划破浓雾的闪电,安德列三世望着叶天龙的眼睛状似轻鬆地说道:「你这次为朕立下了汗马功劳,想要朕给你怎么样的赏赐呢?」
  将眼前这个老人的这些变化尽数看在眼中,原本有些看不起这个古稀老头的心突然警觉了起来,叶天龙不禁想到如果没有超人一等的实力和手段,安德列三世能够统治了法斯特帝国将近六十年之久吗?这老头平庸无奇的外表下,肯定有着不为人知道的可怕吧?
  这样一想,他对眼前的老头突然有了一份凛然和敬意,也更加小心翼翼地猜测皇帝话中的含义。
  叶天龙平静地望着安德列三世,道:「微臣只是尽力而为,何来功劳,陛下应该赏赐的是那些真正出力的将士们!」
  安德列三世轻拍一下白玉书案,歎道:「居功而不傲,能够为手下将士着想,天龙啊,你真是太合朕的心意了!」
  叶天龙心知肚明,今天的戏肉终于来了,不知道这个皇帝会给他什么样的安排?
  这几天来和于凤舞她们的相处,叶天龙已经对帝都的政治圈了解得七七八八了,知道现在的宫廷生态,箇中的各大势力盘根错节,想要独身自好的人是根本无法在宫廷中立足的。如果说在朝中只是做一般普通的小鱼小虾,铁定会成为别人的口食。所以他现在是要以退为进,看看风色再作道理。
  见叶天龙不为所动的样子,安德列三世突然站起身来,走到叶天龙的身前,一手压在他的肩膀上,口中低声道:「朕要封你为帝都东督,以子爵的身份开府设帐,自组部曲。」
  安德列三世说这句话的声音虽然柔和平缓,但落在叶天龙的耳朵里却是如巨雷轰鸣。坐在那里的身子猛的一震,他抬起头来,用複杂难明的眼神望着眼前的法斯特皇帝。
  的确,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是太过震惊了。这个任命只能用一步登天来形容,从男爵升到子爵倒是平常,老实说法斯特帝国的低级爵位有些氾滥的嫌疑,只有伯爵以上的爵位倒是真的有点份量。
  但是他这样被封为东督就是很大的事件了,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凭着两三件功劳,让他从小小的百骑长就作到了帝都的东督,这对于那些身经百战的朝中宿将来说,简直是有些不可思议,他们的抗议声一定会很响亮的吧?
  因为帝都的东督在军中的地位是仅次于那些手握重兵的军团长,但要说起权势和影响力来,却是绝对要超出那些军团长的。因为东督的手中掌握着号称「帝国禁卫军」的八万城卫军,也就是那些武力最强大的甲冑骑兵,全权负责帝都艾司尼亚的安全。
  在法斯特帝国,这些甲冑骑兵都是由身家良好的骑士出身,经过严格的训练和挑选后进入城卫军,但这时还只能作为一个见习甲冑骑兵,他还要到神殿所设立的学校中学习各式各样的魔法知识,等到二年的学习期满后,如果表现出众的,也就是能达到魔剑士水準,或者接近这一水準的见习甲冑骑兵则被挑到宫廷中出任宫廷侍卫,其余的就进入城卫军。因此,法斯特帝国的城卫军堪称是大陆上首屈一指的军队,其战力足以让所有人为之侧目。但由于一直以来,法斯特的皇帝都把这支军队作为最后的武力,一般不轻易派出他们,使得他们只有在组建的初期真正出战过几次,随后就一直守卫着帝都艾司尼亚,偶尔接些出使护送的任务。
  当然,真正归东督帐下,受他直接指挥的只有二万甲冑骑兵,其余的六万甲冑骑兵是由南督,西督,北督三个人率领的,但这三人是受东督的节制和指挥,甚至如果有需要,帝国的其他的军团都有可能临时归到东督的手下。
  按照法斯特帝国的法律,未经召唤,所有的军队不得靠近帝都艾司尼亚。如果军团长回京,也只能带着他的部曲亲卫进城。所以甚至有人这么说,在帝都艾司尼亚,真正掌握权力的就是这个东督了。因此每任的东督人选都是慎之又慎,再三斟酌后才产生的,自然也只有是皇帝最信任的人来担任的,但即便是这样,东督的更换率也是军队将领中最高的。因为处在这样一个敏感的位置,一个处理不好,得罪人不说,很可能在众说纷纭中失去皇帝的信任,然后很快消失。到目前为止,东督的在任最短纪录是六个月,正是前任东督创下的。
  可以这么说,帝都东督的位置是一个风险和光荣并存的位置,对于每一个法斯特帝国的军人来说,能被任命为东督,是非常渴望,但又同时是最没有把握的一件事。
  但对于素有好色恶名的男人来说,这个挑战倒是十分刺激。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登上帝国最有权势的几个位置之一,显然有着极大的诱惑力。在这个位置上绝对有搅混圈子的能量,更重要的是,他的手上有了和尤那亚相抗衡的筹码,不会再像前次那样,只有挨打接招的份。
  让叶天龙最为震惊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允许他开府设帐,自组部曲。这就意味着他可以自行招揽人才,任命手下将领,取得和军团长一样的权力了。本来东督只能拥有亲卫队,不像军团长那样可以有自己的部将配属。现在他拥有这样的权力,简直是法斯特帝国前所未有的殊荣了。
  满意于自己对眼前男人造成的震撼,安德列三世笑了笑,继续说道:「当然朕会另外赐你一座豪华府第,作为我们法斯特帝国的东督府。」
  叶天龙的心中转过无数的念头,犹豫了半天,突然拜倒在地,俯首道:「臣下实在是担当不起如此的重任,还望陛下收回成命!」
  安德列三世的笑容一敛,颇感吃惊地说道:「天龙,为何出此言语?难道说你认为这样的赏赐还不够吗?」
  「不,陛下!」叶天龙恭敬地应道:「只是因为臣下感到自身才能不足以担此重任,万一辜负了陛下的厚恩,天龙岂不是万死莫辞!现在朝中人才辈出,陛下还是另外再任命一位德才兼备之士吧!」
  安德列三世脸上现过一丝的怒容,然后轻歎一声道:「天龙,真的不想接任东督一职吗?」
  得到了脚下男人的肯定回答后,安德列三世长长的歎息了一声,坐到叶天龙对面的一张椅子上,让叶天龙站起身来。
  「难道说,连一个老人想睡一个安稳的觉都不行吗?」
  安德列三世的眼睛似乎是看着眼前的男人,又好像是焦点根本不在他的身上,此时的他竟然显得如此无奈。
  「陛下,难道宫中真的没有人可以让您放心吗?」叶天龙低低的问道。
  安德列三世无力地摇摇头,说道:「他们都是些希望从朕身上多捞好处的家伙,或者是胆小怕事的家伙,叫朕如何放得下心啊?」
  在这一瞬间,叶天龙突然发现眼前的皇帝真的像一个无依无靠的老人,一点也不像是掌握法斯特大权的皇帝陛下,有一种莫名的凄凉神情在安德列三世的眼中闪动,让他心中那部分尚未硬化的地方变得更加柔软起来。
  他试探地说道:「陛下,您相信微臣就不是和他们一样的人吗?」
  安德列三世诚挚地望着他,道:「天龙,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会是一个让朕放心的人,当时就想把东督这个位置给你了,只是他们大力反对,所以才让你先完全别的使命,谁知道你会因此受那么重的伤。当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朕实在是后悔莫及,所以现在朕下定决心,就让你出任东督。可没想到你……」说到这里,安德列三世又深深的歎了一口气。
  叶天龙心中暗自思忖道:「连我自己对自己都没有这么大的信心,你的强大信心从哪里来呢?」
  话虽如此,但安德列三世的言行也的确让他很受感动。也许是因为感怀老人的心情,也许是因为冲着皇帝对自己这种莫大的信任,叶天龙突然间心头一热,一句让他后悔的话冲口而出。
  「如果陛下还信得过臣下的话,就让臣下来保护陛下睡个安稳觉吧!」
  安德列三世的眼睛大亮,站起身来道:「天龙,你答应了!」
  叶天龙苦笑一声,用力的点点头。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皇帝居然对自己会这么信任,冲着老人的愿望,他也只有硬着头皮承应下来。
  安德列三世大喜道:「太好啦!太好啦!朕马上就召集中书枢和军部的大臣,发布这道任命。」
  既然决定接受这项任命,叶天龙只有好好为自己的前途打算一番了,他望着安德列三世,缓缓道:「臣下希望陛下答应一件事情。」
  安德列三世毫不犹豫地问道:「什么事情,天龙只管说来,朕一定会替你办到的!」
  叶天龙一字一句地说道:「恳请陛下在和那些大人说的时候,就说是臣下欣喜若狂地接受了这项任命!」
  安德列三世凝神看了他半天,突然点头道:「朕果然没有看错天龙你,如果听信外边那些传闻,真的会吃你的大亏!」顿了一下,又道:「既然天龙有这样的想法,那朕也要告诉你,千万要注意吉里曼斯和尤那亚两个人,他们两人可能会给你的工作製造不少的麻烦。」
  叶天龙称谢后,离开了这间暖阁。他的心中对于接受这项任命突然又感到不安起来,因为安德列三世能从自己这么一句话中就得出了那样的结论,这个看似平常的老人并不像他的外表给自己的那种印象,只能用非常厉害来形容这个老头的心机。
  站在阁门口的两个女官巧笑着给叶天龙道喜,然后分头去传达皇帝的命令了。
  叶天龙慢慢地走出了内廷,抬起头来望了望帝都的天空,晴朗的天空突然间飘过一片白云,将明亮的太阳遮掩起来,云层的四周发出了璀璨的七彩光芒。
  「接下这个位置,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心中乱起来的男人不禁发出这样的慨歎。住在这座豪华宫殿中的老人心中并不糊涂,其实非常清楚朝中大臣们的事情,现在让他的感觉是这个皇帝简直精明的可怕,而自己可能是掉进了一个事先设好的井里。
  安德列三世对自己说出吉里曼斯和尤那亚的名字,到底想告诉自己什么东西呢?他一定要把自己推上东督的位置,这其中还有什么别的想法吗?为什么对自己会这么有信任感?不久以前,自己还只是一个小地方上的混日子的百骑长,他为什么这么肯定自己有能力坐好这个位置?
  越是想得多,就越感到烦扰,叶天龙不禁摇了摇头,收回了视线。
  他自嘲地笑笑,心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能当上帝都的东督,任谁也是风光无限,何必为还没有到来的麻烦担忧呢?」
  这时他突然看到有一个俏丽的小侍女匆匆而来,朝自己笑靥如花,仔细看去,这人正是倩公主的孪生姐妹花侍女之一的小春。
  小春来到了叶天龙的跟前,乖巧地施了一个礼,然后用那双灵活的大眼睛望着面前的男人,轻声道:「公主殿下有请叶大人!」
  叶天龙心头一热,将心中的烦恼儘先抛开。那个俏丽的倩公主倒是消息灵通,自己一来宫中,她就知道了。她这么热切的来找自己,莫非……
  想像力丰富的男人不禁暗中嘿嘿笑了两声,然后笑嘻嘻的对俏侍女说道:「你前头带路吧!」
  叶天龙跟着小春转过了几个迴廊,穿过好几重的宫殿群,所到之处,遇到的宫中侍女和宫廷侍卫都对他们两人十分礼貌,于是叶天龙知道了原来前面那个小侍女在内宫中还挺有地位的。
  小春一路行来,不时为叶天龙介绍着无忧宫中的各处宫殿,在叶天龙有意无意间的问话中,小春将她对「无忧宫」的了解都告诉了他,这让他对这座庞大的宫殿群建筑有了一个颇为详尽的印象。
  过了一道连接两座华丽宫殿的迴廊,两人到了倩公主所住的别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