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深山乱伦

深山乱伦

时间:2018-02-06 (一) 偷窥春宫淫戏。
  深山靠近溪流边,一座看起来是有点破旧的房屋,但是只要你在外面看确实是有破旧,如果你进入屋内,永远不会说它破旧,里面是一尘不染的光亮,长长的桌子摆放着吃饭的用具,还有一壶泡茶的茶具,茶具就放在一个大大的泡茶桌,茶桌前几个圆圆的木材,确实可以看到这里有人住,顺着厅堂往后面走的当儿,一间厨房里面虽然看着有点黑黑的油烟味,隔壁又是一间堆放已经砍伐的木头。
  一走进木材房间,一扇木头门在脚底下盖住着,一个好特殊雕刻精緻的手把,看起来是那么光滑,黑黑亮亮的,拉起木门豁然发现一个洞穴,一条楼梯直接往下,顺着楼梯往下一走后,洞穴里面真的是五花八门,四五间房间还有一个大客厅,中心摆放着红木雕刻的一套龙凤椅,里面刚好有人在闲聊着,他们是母子,那少妇看起来绝对不超过三十岁的妇女,而那少年看起来只及弱冠的儿童罢。那少妇是这家的主人……于念慈,看起来她的年龄,由她的脸颊是那么光彩豔光四射,脸色是那么美丽漂亮红润,身材是丰腴细嫩雪白,胸前那对椒乳坚挺着把丝绸的衣裳撑起,细细的腰板是那么凹陷,臀部也是那么细嫩翘楚,两腿雪白露出青筋曝露,是那么均匀修长,简直可以用国色天香的字来描写她的美丽娇豔,可是她的年龄说出来肯定让你们吓一跳,她已经接近八十岁的妇人了。
  而那少年已经是十二岁的少年或是儿童……于奇峰,但是长的英俊巨擘的少年,长得那么高英挺高大,宽宽的肩膀是那么雄伟,胸部是那么雄壮,怎么看也不可能会是只有十二岁的孩童。
  于奇峰自懂事就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虽然他母亲于念慈曾告诉他,他的父亲是个好人,可于念慈在说那话的时候神情并不坚决,似乎有点隐瞒成分。但于奇峰却不以为忤,更在心中把父亲的光辉形象塑造了一番,然后,他就认定自己的父亲是一个大英雄、大豪杰。
  于奇峰自小被于念慈拉扯长大,但生活上只是依靠于念慈刺绣和织布得来的银钱,为数甚少,虽然饿不死,但也极为艰难困苦。
  于奇峰自小就心性高傲,小小年龄就觉得老是这般依靠母亲可不行。于是,他便与村中几个猎户为伴,一边在猎户们的手下充当下手角色,一边努力学习打猎的技巧。
  开始的时候学得很艰难,但他十分努力,猎户们看他家只有母子二人,对他也十分照顾,打到的猎物也会分他一份。但于奇峰不甘心收受人家的好处,反而更加用功学习,未几,他就能自己打野味了,有时候运气好还能打到一些稍大的猎物。
  十岁那年,于奇峰第一次打到野猪,山中的野猪很兇悍,年纪大的猎人都不敢轻易接触,但于奇峰初生之犊不怕虎,在失败过多次后,终于奏功。
  见儿子将七十多公斤重的野猪拖了回来,于念慈很是欣慰,证明她的儿子也能独当一面了。
  那以后,于念慈就把自己以前学到的几手粗浅的手脚功夫传给了他,于奇峰也认真学习,身体渐渐强壮。
  看着儿子展现出来的略微粗壮的手脚,于念慈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每当于奇峰打猎归来,于念慈就会用事先準备好的河水帮他洗涤身上的污垢,布巾滑过于奇峰那健壮的手臂,于念慈心中总会内心一颤,但还是隐忍着内心中一种野性的情感,帮他擦洗乾净……于奇峰也总是默默享受着母亲为她洗去身上的污渍之物。
  于奇峰十七岁那年的一天,他与村中一名叫阿猛的青年猎人一起出外打猎,俩人装了一些猎捕大型猎物的陷阱之后,便在林中搜索驱赶猎物们到陷阱地带去。
  在经过一处密林时,两人忽然听到一阵咿哦的异声,两人登时惊异相觑,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怪声。
  当俩人怀着戒心循着声源慢慢靠近的时候,这才发现原来发出声音的居然是一男一女赤裸的交叠躺在一处草丛中,两人都很年轻,却不是于奇峰所认识的任何人。此刻,男子用力地冲撞着女子的下身,伴随着一阵阵扑吱声响,那女子好似十分享受这种野蛮的对待,不停的从口中发出咿唔之声。
  于奇峰与阿猛长这么大从未见过这样的情景,只看得目惊口呆,说不出话来。
  但是女子身上那成熟的胴体给两个偷窥者的震撼是强烈的,影响也大。
  那之后,于奇峰一直忘不掉女子那成熟动人的躯体,对异性的渴望之感也渐渐滋生,兴趣渐渐盎然。
  在与母亲于念慈独处时,于奇峰总会不经意地瞟向母亲身体的高耸处,于念慈却并没注意到儿子的这些行为。
  这一天,于奇峰在经过自己家的澡房时,听到里边传来的水落地的劈啪
  声响,他知道是母亲在里面沐浴,不又忆起那日在林中看到的那幕。因此,出于对女性肉体的野性渴望,他渐渐忍不住自己想要看母亲淋浴的冲动……随着眼睛越来越接近那个透空的小孔,他终于看见于念慈那成熟曼妙的躯体,于奇峰身体里的血液似乎也被慢慢蒸熟了似的炽热起来……明亮的黑眸,挺直的鼻子和那丰润的嘴唇,雪白晶莹的肌肤,水顺着她雪白的颈项流过她那高耸丰满的乳房,梳洗时不经意的抖动让它们显得颤巍巍的,峰顶上那朵粉红的蓓蕾迎风招展着,多么甜美诱人。尤其是身下那茂密的丛林处,于念慈在清洗身体时不时会伸手拨开那些茂盛的林子,露出里面那腥红的肉菱……于奇峰再也压抑不住自己胯下的勃大,右手不自觉地套动起它,随着一上一下不经意的律动,于奇峰全身异感不断,销魂得让他想要呻吟出来……随着手上力度的渐渐加强,一股想要发射的欲望火速传来,就在他母亲偶然岔开双腿的时候,于奇峰发射了。
  那火热的欲望穿过那破损的茅草,淋到了于念慈的身上,于念慈却浑然未觉……欲望过后,于奇峰忽然想到母亲含辛茹苦的将他抚养成人,这期间要忍受多少艰难困苦,他现在这个行为是严重的亵渎了母亲……想到这里,于奇峰冷汗直冒,飞快地逃离了那里。他本来也不是什么恶坏心性,只是成长中骤然遇到这种生理问题不知应该如何妥善处理,就顺从依照了内心中那朦胧的欲望,于是,就会对性产生不可抵御的依赖,但这本就是人性,孔子不是说过食色性也吗?
  又一日。
  于奇峰在树林中幸运地猎捕到一头母獐子,就将之扛在肩上返回家去,心想这下可以和母亲美餐一顿了。
  可当他回到家门前的时候,却意外地听到屋中传来一阵浑厚的男生,其间也夹杂着母亲那娇柔的声音。
  家中什么时候来了男子?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如果说是商人来买母亲织的布,那也是不太可能的,因为这里离市集很远,一般商人不会为了收购一点东西大老远的跑来这里。于奇峰怀着重重的疑团靠到门前想听一下里面的人说些什么。郭大哥,你这些年都没有来看我们母子俩了……言语中竟然有些撒娇的味道,杨心中讶然,在他心中,母亲向来不怎么苟于言笑,像现在这般小鸟依人的柔顺模样也是从未见过的。
  想到这里,于奇峰心中竟然有些隐隐的痛楚。
  是呀,所以我今天特地过来好好看看你们啊。男子说话的时候夹杂着于念慈的娇声吟喘。
  于奇峰心中痛极,忙找个孔洞往屋内瞧去,果然见到一长得浓眉大眼的男子正抱着母亲亲热,双手不挺的在于念慈美好的身体上抚搓着,她颈子上的衣服已经有些淩乱,于念慈双眼目光迷离,似乎很享受男子的爱抚。
  这人是谁?于奇峰心中转过无数念头,却怎么也想不到此人会是谁。男人一把抓住于念慈胸前的一座乳峰,雪白坚挺的乳房被他这般揉弄显得有些发红,原本浑圆的形状在他的大手中时刻变换着……于念慈半靠在他的怀中,慢慢抬起一只匀称美腿,挂在男子的腰上。
  男子将它搂住,手顺着大腿根部往下游动。
  郭哥哥……奴家好难受……于念慈浪吟着,身体不安的蠕动着,当男子的大手插入她腿根深处的时候,她更是浪蕩地喊了一声。慢慢的,于念慈身上的衣物被男人一一褪去,露出里面的美好景色。
  念慈妹妹,我想你想得好苦啊……男人一边说着,手脚也不呆閑,一直到将她拨了个精光。
  郭大哥……奴家也十分想你……于念慈回应道,口中喘息不定,春心蕩漾至极,不发洩是不行的了。那种骚媚的模样,当真让人想一口吞下肚去……看到这里,于奇峰也是双眼发红,真想立时沖进去把那男的撂倒,把母亲搂在怀中狠狠地干一番。
  男人也被这般的于念慈弄得欲火纵横,一把拉开了下身的衣物,一只勃大的肉棒弹了出来,将于念慈拦腰抱起的时候,他的肉棒一举捅入了于念慈的嫩穴,在插入之时,于奇峰看到母亲下面芳草从中有水光闪动,那湿淋的情景让于奇峰胯下涨得发痛,再也隐忍不住,从裤裆中拉出自己的分身,看着母亲被男人插的现场春宫剧套动他的分身……用力啊……郭哥哥……使劲点……快要来了……于奇峰听着里面的淫声浪语,看着那淫靡的场景,内心虽然痛苦,但下身却是十分舒畅的……而他对他母亲的印象也随着他的套动渐渐离远,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嫺静圣然的母亲形象,而他对性的认识也是越发狂野,感觉不管是谁,只要是女的,就都可以插她……里面的情形于奇峰渐渐看不到了,因为他们已经移到了里屋的床上去干,但是那阵阵淫蕩的声音,却给于奇峰更多想像的空间。当火热之物因为套动的快感喷射出去的时候,于奇峰悲伤地逃离了那个地方,茫然无措的到村口呆坐许久,一直看到那个男子走出村子,他才缓缓回家。
  到家时,看到母亲于念慈精神奕奕的正在打水做饭,于奇峰将自己捕到的那头獐子丢到地上,于念慈欣喜得沖上来抱住了他,感受着母亲那丰满柔软的身体,于奇峰内心那股野蛮的情感再次席捲了他……如果时间能在这一刻永远停留,那该多好,于奇峰只想就这么陪母亲度过以后的日子,别再分开了。
  (2)偷窥亲娘自慰。
    夜深了,于奇峰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脑中不停闪现的是日间发生过的那一幕,母亲那成熟动人的躯体在男人抚弄下的媚搔模样……于奇峰身体随着温度的升高,燥热感越深,胯下也按捺不住亢奋得勃大起来。
  渐渐的,于奇峰抵抗不住欲望的侵袭,开始喃喃地呼唤着母亲的名字,手不由自主地伸到勃大处套弄起来。
  朦胧间,于奇峰似乎听到母亲的房间也有异声传来,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马上他就知道那是真的,虽然声音很轻,但是他还是能辨认得出那是于念慈的呻吟声,实在是因为日间给他留下太深的印象。
  他以为是日间那男子又来了,心下愤然,一跃而起,冲至母亲房间门前,一幕惊豔动人的春宫场面却让他全身血液沸腾,愣在当场……此刻虽然已经是半夜,但还是能隐隐看见于念慈躺在床上,衣裳半敞,美豔的身材在强烈的刺激着于奇峰全身的器官,心跳加速,一股腥味沖上头顶,骇得于奇峰连忙捂住自己的鼻子,一手按住胯下。
  于念慈的双手不安地揉搓着自己的身体,高挺的乳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袒露出来,她的手在那白皙的乳房上狠狠的揉动着,两腿紧紧夹住蠕动着,像一条赤裸的毛毛虫,下体的掩盖物已经被她揉得皱极,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酸酸的味道。
  郭大哥……人家还要……用点力……于念慈就算在梦中还在思念着那个姓郭的男人,于奇峰在伤心之余,也加深了对那人的怨恨,但那是以后的事,于奇峰现在无暇去理会除了母亲之外的一切事物。
  天啊,于奇峰走到母亲的床前,呆呆看着床上于念慈的表演,雪白丰满的乳房颤巍巍地抖动着,峰顶那朵樱红的蓓蕾散发着诱人光泽,紧紧吸引着于奇峰的眼球,她的唇丰润桃红,那轻盈的瑶舌不时伸出逗舔着它,尤其是她那迷人的小嘴,一张一阖间都有一股蕩人魂魄的异香传出,实在是动人以极。于奇峰此刻根本就忘记了她是自己的母亲,他的手一边捂住自己的鼻嘴,一边套弄着自己的阴茎,全神贯注地盯着正在床上发骚的母亲,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套动得更疾。
  郭哥哥……舔我……用点力啊……人家快死了……这些发自于念慈口中的魔音强烈地搅乱着于奇峰的心神,如果不是最后的神智在告诫他那是他的母亲,相信他早就扑了上去……他现在多么想爬到她的身体上,用他那火热的阴茎抽插在她娇嫩的、湿淋淋的骚穴,于奇峰热切地渴望用他这条由她体内滋生的巨物慰籍他娇豔的母亲,让她知道,她可以不必借助外人。到现在他都还固执地相信,他的母亲是因为寂寞找了那个男人。
  她的手不停地揉搓着她身下那芳草纵横的幽深,纤细的玉手遮盖不住那狭长的深邃,阴骚的淫液在她那修长手指的揉动下吱吱作响。
  随着于念慈不停地呻吟和呓语,于奇峰内心强烈的欲望不能经由异体发洩,一股腥热之物从鼻子里沖出,于奇峰用手一沾,才发现那竟然是他的血液……但是他现在不能停下,用他那沾满血的手继续套动着他的阴茎,忽然,快感出现,一股火热之物从他的分身中激射而出,喷洒在母亲那成熟动人的胸膛上。
  于奇峰也才瘫了似的坐在了地上,他那用皮织成的短裤仍褪在膝盖处……这也是于奇峰所过的第一个难以忍受的夜晚,以后的时光会更加难熬。
  接下来的日子于奇峰只能用水深火热来形容。白天于念慈就道貌岸然,神圣的模样让人不敢侵犯。但是一到了夜晚,用最淫蕩的女人来称呼她也并不为过,她根本就像一个发春的娼妇,毫无节制,虽然她都是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做出这种事,但于奇峰却因为她渐渐走火入魔,越来越沉湎在欣赏母亲美体的乐趣里,也更加跃跃欲试……这样的日子维持了好多天,终于……这晚,于奇峰躺在床上,好不容易挨到夜色深沉。
  他一直盼望的事情也开始发生,隔壁又传来了于念慈的呻吟声,于奇峰几乎是用冲的动作来到她的床前。
  于念慈在朦胧的光亮下撕扯着自己的衣服,那些美好动人的香豔部位也渐渐暴露出来,于奇峰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欲望,三两下脱去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这个动作他已经做得很熟练,因为他只有脱光才能稍稍减轻自己身上的苦痛……当于念慈又在揉弄着自己的嫩穴,于奇峰再也忍不住了,吞了一口唾液,他缓缓移到母亲的身边,她身上散发的麝香味道也在他的鼻间渐渐清晰。
  他的手慢慢抚上她雪白的胸膛,心跳的频率是惊人的,当他的手轻轻攀上她那傲人的丰挺,一股异样的快感开始散遍全身的每个角落,说不出来的舒服,但是他现在还是很紧张,他害怕他的母亲现在会醒过来,那时候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继续下去,但是,他现在不能紧张,他要记住此刻做的每一个动作,以后的每一天里,他都要重複这些动作……他抚着她胸前的乳峰,开始的时候很轻,但渐渐的,他的力度渐渐粗狠,大到几乎能揉进她的身体……但是,于念慈却是很享受着,本来这些都是她自己在做,现在忽然有外力来帮她,她剩下来的就只有好好享受,仿佛她的郭哥哥又来到了她的身边……他揉弄着她的柔软,她峰顶的蓓蕾在他的抚搓下开始发硬,这是动情的徵兆也是满足的前戏,他的唇慢慢吻上它,吸吮着,虽然那里已经没有奶液,但他却吸得很香,他的手拨开她抚弄自己深邃的手,抚在她凹凸不平的幽深处,手指头在找到那个渗水的嫩穴时慢慢挤了进去,穿过皱层的阻挠,一直捅到底下最深的地方,然后再度抽出,这个动作他开始的时候很生涩,但渐渐就熟练了。
  于念慈咿唔着,想要更多,她的欲望因为儿子的这些动作更被引诱出来了,她全身不耐的开始抖动,高耸的乳房颤动着,不挺地摇晃着……他的唇渐渐移到母亲的嘴上,在那正一开一阖的檀口上落下了他的吻,随即吸吮着,她的津液好香甜,好迷人。
  她的舌头好盈润,好轻巧,他的舌头与之交缠,睡梦中的于念慈不知道是儿子的戏弄,居然伸出香舌任之嘬吮。
  于奇峰双眼通红,他的身体已经整个覆到她的胴体上,火热的阴茎在她幽深的洞口寻找着水源,莽撞的失败几次之后,他焦急的用力一挺,硕大便顺着幽深插入到了穴中,油滑的甬道便如同有了吸力似的,将于奇峰的火热吸了进去。然后,他就笨拙的律动起来,开始的时候还因为抽得太用力炮口脱离了轨道,但慢慢的他就有了经验,律动得愈加沉稳,也更加沉猛。
  郭哥哥……用力啊……啊……啊……于念慈在儿子的抽插中舒服地呻吟着,她还以为自己又在她那郭哥哥的怀里,插在她体内的那根兇狠的家伙是他的宝贝……于奇峰骑在母亲的身体上,阴茎粗狠地冲撞在她的嫩穴中,随着她那骚媚的喊叫而加重力度,喘息之声渐急……现在,他的母亲是完全属于他的了,他内心的兴奋感是不能言表的,唯一可以做的只是狠狠地插,用他的快感满足母亲的需要,成全彼此……至于这样的关係是不是不伦的,他就不管了。
  于念慈身体已经湿淋起来,于奇峰身上的汗水又些也浇洒在了她的身上,肉体的满足间接唤醒了她的神志,她依稀可以看到一个男人骑在她的身上,看不清脸孔,可是,他那强壮的阴茎给她的快感是强烈的,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扶在他的腰上,支撑着他抽插的动作,在愉悦自己的同时也帮助了他。
  啊……就在她的高潮来临的时候,她忽然清楚地看到了他的脸孔,天啊,他居然是她抚养了多年的儿子,他居然在儿子的棒下来了高潮,而且她还很不知羞耻的享受着它。
  一时间她面红耳赤,虽然有绝大多数都是因为她的性欲得到了满足,可是,她现在还能面对她的孩子吗?她现在该阻止他吗?
  老天,于念慈身体开始麻痹,她害怕让他知道她已经苏醒了,可是,儿子那强壮的阴茎插进她的身体时那种飘飘然的快感却带给她更多的愉悦,这在那男人那里是得不到,于念慈选择了默许,眼泪和着汗水涔涔落下。
  嗯……不可否认,儿子真的好强,插得她好爽,她痛苦中迷离着双眼,但她却不敢睁得太大,内疚中享受着无边的快感……当于奇峰终于满足地在母亲身上得到了高潮,他这才重重呼了一口气,卧倒在母亲娇好的胴体上……于念慈也满足了,多年来的乾涸感和那难以忍受的欲望这些天来似乎也得到了满足,可是,这些满足的感觉却是不伦的,她不敢面对他,在这方面,她知道是她的错,是她害了自己的孩子,现在,她所要做的就只有补偿。
  于奇峰的阴茎还停留在母亲的身体里,那里一直才往外吐着精子,那种射出的快感是如此美妙,让于奇峰彻底沉迷其中……满足过后,于奇峰这才从母亲身上爬起,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间。当于奇峰离去后,于念慈双眼这才睁开,口中喃喃语道:难道这是上天给我的惩罚吗?泪水涔涔而下,诱人的身体却仍然给予人很深的震撼!
  (3)
      此刻于念慈虽然有些伤心,但是被自己儿子插入的感觉十分奇特,属于那种既刺激又新鲜的类型。滋味虽然很好,但只要一想到那人竟是自己的孩子,她的心里又会很难过……人真的是矛盾的!
  这一夜,于念慈竟然失眠了,她不知道明天醒来的时候怎么面对儿子,她还能装成以前那种慈祥母亲样子来吗?她这种被儿子放在床上恣意插的女人……所以,于念慈在享受过一番雨露滋润之后居然还是失眠了,虽然她以前也曾经有过失眠的经历,但那都是因为寂寞难耐,独守空闺的滋味并不好受。但是眼下,情形虽然是相反的。但是,如果可以选择,于念慈还是宁愿过回以前那种生活,起码她还能在儿子面前保持一个母亲应有的形象。
  第二天一早,于念慈早早就起了床,虽然她以前也很早起,但这一天却特别不一般。
  起床煮好了粥水,顺便把昨日吃剩下的肉放在锅里焖熟,便一个人坐在厨房里发呆。
  于奇峰走进厨房的时候刚好看到母亲发呆的样子,愁眉紧锁,惹人怜爱。
  娘,您怎么了?于奇峰关心地问着,边走上前来伸手在她雪白的额头上摸了摸。
  这个动作如果换成以前于念慈还不太在意,但在现在,她感觉有些不自在。
  娘没有什么的。于念慈喉咙略微发哑地应着他。
  您昨夜一定是没有睡好,今天才会不舒服。于奇峰以为可能是因为自己昨日太过放纵造成了母亲今日的不适。想到这里,他心中有些愧疚,便道:娘,您要是不舒服就先回房去休息好了,这些事我一个人也可以做。
  于念慈却道:不用了,娘身体无恙,可能是因为昨天没有睡好……直到说完她才发觉自己说漏了嘴,登时俏脸微赧,心中慌道:完了,这孩子要是知道我昨天是醒着的,那我该怎么办?于奇峰大骇,原来母亲什么都知道了!他还以为自己昨天的事做得天衣无缝!
  娘……您……于奇峰支吾着,说不出话来,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于念慈柔媚地瞥了他一眼,心中一软,本来还想谴责他一番,让他不得再对自己无礼。可是看到孩子这忧虑的模样,她才发现,她这个母亲从小就没有为他的孩子做过什么,虽然能将他养大,但毕竟也让孩子受了不少苦,实在有愧于人母之名。
  想到这里,她便对于奇峰语道:娘昨日睡到后半夜受凉惊醒,也没什么。心中却哀苦地忖道:只怪我命苦罢了,这件事就到此算了吧。于奇峰这才松了一口,道:那娘以后要小心身体,睡着后千万要记得盖被子啊!因为悬紧的心事放了下来,此刻于奇峰很是畅快,忖道:以后做那事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了。娘记得了。于念慈朝他柔婉一笑,心道:这孩子对我其实也挺不错的。当下,俩人各怀心事的做到桌前吃着早餐,于奇峰虽然总是低着头,但不时会故意转转瞳孔什么的头瞥于念慈一眼,于念慈也是浑身不自在,明知道儿子对自己心存不轨之念,但却不敢道破,只是偶尔会被儿子那灼热的目光瞧得身子直发颤。
  吃过早餐,于奇峰便在母亲的指点下练了一套拳法,于念慈以前也教过他一些简单的内功修炼方法,所以于奇峰较于常人还是有些不同。
  练完功,于奇峰便取了打猎的用具上山打猎去。
  打猎时,于奇峰脑中不时会浮现母亲那完美胴体被自己随意抚弄的情景,登时便欲望大作,虽然想回家看看母亲的念头很强烈,但他还是支持到捕获了一只小白兔,看到今天打的东西也差不多了,这才收拾东西返家,回家途中于奇峰还是很兴奋的。
  于奇峰去打猎的时候于念慈一个人在家里发呆,针线活什么的也都放下了,脑中想的也是儿子那勃大的肉棒,虽然说于奇峰现在还处在发育的阶段,但是他的阴茎跟成人比起来还是很强壮的,尤其是郭大哥,但于念慈随即便觉得好笑,她竟然拿自己的儿子和别的男人相比较,实在荒唐。
  实在无聊,她便想找些事情做做,刚好想起儿子昨日穿的那件衣裳她还没有帮他洗涤,便去他房中找他的臭衣服,顺便也帮他整理房间中淩乱的东西。忽然间,她看到他的床单下有一件蓝色的女人亵裤,仔细一看,居然是上次郭大哥来时她穿的那件,起初她还以为丢了,但没有想到居然在儿子这里,难道?
  于念慈内心忽然升起一阵不好的念头来,她隐约似乎看到儿子躲在屋外观看郭大哥插她的情形,一时间她又是羞愧又是兴奋……怪不得儿子忽然对性这么冲动起来。
  于念慈将她的那件亵裤放到手掌中翻看时,看到上面好象染了一些浊白之物,闻着好象有点蛋黄味道,很像是男人阴茎里射出来的那些精液。
  原来他的儿子曾用她的这条亵裤进行过手淫,而且还在上面射了精液。一想到这里,于念慈本来燥热的身体越发灼热起来。
  她躺到床上,一只手握着那条亵裤,一只手开始慢慢揉搓着胯下的阴热,一边想像着儿子再次插到她淫穴中时的那种快感,渐渐的,她的呻吟声大作……峰儿……操娘吧……插插娘这里吧……好难受……她身上的衣服也随着她动作的渐渐粗快淩乱甚至春光大泄起来,她上衣左肩那边衣服已经被她褪到胸前,丰挺的乳房紧紧贴在她胸前的肚兜上,肚兜一边的吊带慢慢的也被她搓得掉落下来,那座雪白的浑圆便挤了出来,随着她搓揉自己私处时引起的抖动而轻快地弹跳着……没过多久,她下身的裙子之类的衣物也被她嫌累赘似地脱丢到一旁,她的玉手在自己的阴穴上大力地揉着,很快的,她又用衣服折成的棒子模样的东西插自己的嫩穴,但那东西却乏软无力,就仿佛男人的萎谢,实在不堪重用,她只能继续用她那修长的手指插在自己的阴户里,淫水顺着手指的抽动汩汩渗出……一股酸酸的味道顿时弥漫在室中。
  于奇峰手中提着三只兔子的耳朵走进房内,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淫靡的情景,她的母亲下身赤裸,上身半袒,躺在他的床上,用她那美丽洁白的手揉弄着她的美丽阴穴,淫蕩地浪叫着……于奇峰顿时全身僵硬,血往上涌,阴茎挺起,此刻他眼中就只有母亲这个美好的尤物,就连他手中抓着的三只小白兔都被他无意识的丢到了地上……正在疯狂自慰的于念慈这时也看到了儿子,乍一看到他的时候她很是惊讶,手脚慌乱的想找东西遮掩身体的不堪部位,但情急之下却是忙中出错,抓到手中的竟然是她原本穿在下体的亵裤,那上面刚刚才沾染上她那淫秽的粘液,她心中绝望地喊道:完了,我还像个母亲吗?或者是因为太受刺激,而身体又欲火焚身,她竟然抛却了道德的束缚,无耻地招呼儿子道:峰儿……来帮帮娘啊……于奇峰根本不用她叫,他随后便飞快地脱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一把沖上去抱住了她。
  母子俩热情地拥吻着,于念慈的丁香瑶舌被于奇峰勾到嘴中狠狠吸吮着,她胸前的豪乳也被他紧紧抓在了手中狠狠揉搓。
  峰儿……快点……下体强烈的空虚感和瘙痒感让于念慈迫切地渴望儿子的鸡巴能说明她填满。于奇峰粗长的阴茎这时也时燥大得难受,在她的穴口磨挲了一阵,便狠狠地捅了进去。
  被填满的满足感顿时席捲全身,但于念慈还是很不满足,她浑圆的丰臀在儿子插进来的时候热情地拱起回应着,曲线的玲珑被于奇峰肆无忌惮地抚玩,剧烈地抽插声也响彻室内……啊……啊……用力啊……儿子……我的大鸡巴儿子……她淫蕩的浪叫声让于奇峰也是很受刺激,没有什么能比母亲的淫叫声更能让人发狂的了,所以他疯狂的耸动着,把自己身上的所有力气都用上了,只求能征服这个发情的尤物——他的母亲。随着激烈的抽插,于念慈的淫水淋漓地溢出,几乎把于奇峰的床单都染湿了。
  为了能够更加深入地插进去,于奇峰抬起于念慈的美腿挂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的火热再次狠狠地插进她狭长的深邃。
  于念慈双眼迷离地望着他,双手张开撑着自己的身体,雪白丰挺的乳房剧烈地跳动着……被儿子狠狠插着的感觉确实不错,于念慈随着这番强烈的交欢,对乱伦的顾忌也渐渐消散,反正儿子也是男人,而且便宜自己的孩子总比便宜别人好啊!
  当于念慈因高潮到来而歇斯底里的浪叫时,于奇峰也来了高潮,他却飞快地抽离了于念慈的身体,将浊白之物尽数喷射到于念慈雪白的胸膛和娇俏的脸上。
  于念慈喘着粗气伸出舌头将自己嘴旁的儿子的精液舔到嘴里,随后她竟伏到儿子的胯下,檀口含住于奇峰的阴茎津津有味地吸吮起来。
  于奇峰舒服得呻吟着,一边用手轻轻抚摸着母亲的嫩脸,她现在双颊红润,样子十分迷人。
  于念慈却像是舔上了瘾,不单肉棒舔得起劲,阴囊和屁股旁边的肉都细细地吮了遍……舔得于奇峰欲火再起,加上被她那张淫蕩俏脸的蛊惑,于奇峰再次将母亲按到自己身下,愤怒的阴茎又一次狠狠地插入她那淫液淋漓地骚穴……啊……啊……咿……唔……如果这时候有人走近他们屋子附近,一定能听得到这种蕩人魂魄的火辣辣的呻吟声……于念慈与于奇峰只是不停地做爱。
  从那以后,于奇峰与于念慈俩人简直就像真正的夫妻一般,白天丈夫出门打猎,妻子在家织布煮饭做家务,到了晚上就欲生欲死的欢爱。
  这样的不伦爱情一直持续着,同时为于奇峰生下两女。
  人有旦夕祸福,从古至今都如是,万物都摆脱不了。
  第三年的三月第十五天,村里忽然流行一种瘟疫,很多人都受了感染,于念慈跟于奇峰两人由于深居山区,多多少少对药理深入了解,利用药材日与继夜的作成药丸,让于奇峰拿到城市卖,不到两个月城市附近连乡村,都买过他们的药丸吃,让他们赚取很多银两。
  于奇峰由于是在城市里开了几十家药房,想方设法给村里的人治病,为此于奇峰不惜贱价出售生意特别红火,于奇峰马上成了这方圆五百里的巨富,本来就只有他们母子的家,现在就纠集数十位的女佣,变成一座药厂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