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小弟!你想干什么?

小弟!你想干什么?

时间:2018-02-06 昨晚妈妈带了位早泳会的朋友,到家裏洗澡;她特别交代,要我记住阿姨的长相。
她说:「阿姨那个社区跟水厂打官司,因此水管给截断了没水用;这大热天的,谁受得了?如果我不在家,阿姨来了,你可要好好招呼人家」。我一听这可来劲了,妈妈带来的陈阿姨,长得挺漂亮的,身材也不错。
咱家的浴室,我可是额外加过工的;只要妈不在家,陈阿姨若是进了浴室,那可不是任我瞧吗?
我越想就越兴奋,那刚长毛的鸡鸡,也直挺挺的竖得死硬。其实我早就偷窥过妈妈洗澡,不过妈妈实在太胖,长得又不怎么样,因此看久了觉得没什么劲。如今这位美美的陈阿姨,要来我家洗澡,那可不是美死人啦!
我正在那胡思乱想,哈哈!陈阿姨就来了。
她手上拎了个小包包,裏面八成是换洗的衣裤,她沖着我笑咪咪的道:「小弟,妈妈在吗?」。
我心裏乐的直笑,嘴上也很有礼貌的道:「妈妈不在家,上夜班去了。但是妈妈有交代,浴室要弄乾净,空出来让阿姨用。」。
陈阿姨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她红着脸腼腆的道:「小弟,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啦!」。
陈阿姨大概35~6岁,身高约莫168~170之间,脸蛋白白净净的,看起来有几分像电影明星巩俐。
天气热,身上流汗,她大概黏的慌;一进浴室,忙不迭的脱下衣裤,便抓起莲蓬沖了起来;这一家伙,可把我给乐翻了。我早就在浴室门上作了手脚,可安全窥视无虞被发现。
只见赤裸裸的陈阿姨,肌肤圆润紧绷,光滑无比;肉感白晢的大腿,浑圆挺直;嫩白的大奶,饱满丰盈向上微翘。我越瞧鸡鸡便翘得越高。天啊!这才是个真正的女人啊!那像妈妈,只能算是个大肉球吧!
正当发育期的我,对女性本就充满好奇,如今目睹陈阿姨成熟丰满的赤裸胴体,那种兴奋激动,简直无以复加。陈阿姨沖够了水,开始在身上涂满肥皂,作细部清洗。她双手熟练的搓着身体,我的目光也随着她的双手,上下游移。那两颗白嫩嫩的大奶,在她搓揉之下,显得无比的柔软润滑;那紫红色的乳头,也在搓揉下悄悄的翘起。一会她两腿岔开,清洗下体;在阴毛密布当中,有两团微隆的嫩肉,嫩肉中间夹着一条鲜红的肉缝,看起来既性感又神秘。她轻轻的在那搓了搓,便拿起莲蓬头沖水;水流沖掉了肥皂,使她饱满的阴户更显清晰。此时我觉得纳闷,为什么她老是沖那儿呢?咦!她在干什么?
陈阿姨将莲蓬头的水流,调成单一水柱,沖激着自己的下体。她面上现出一种妩媚舒爽的神态,那丰满圆润的屁股,也一扭一扭的晃动。她一手握着莲蓬头控制着水柱,一手则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她的身体不停扭动,但是水柱却始终对準那条鲜嫩的肉缝。她那股风骚的模样,简直让我如癡如狂。
我只觉鸡鸡胀的像要爆炸,全身也像火烧般的难过;可怜我已经13岁了,除了曾经梦遗过几次外,就连青少年间最普遍的手淫,也都还没试过。
陈阿姨丰满白嫩的胴体,激起我强烈的原始欲望,我自然而然的就想到,要将自己刚长毛的鸡鸡,捅入她成熟鲜嫩的肉穴。但是望着眼前丰满高大的陈阿姨,我不禁也有点疑惑;就算她心甘情愿的躺着让我肏,我这鸡鸡能满足她那成熟鲜嫩的肉穴吗?
我越看越动火,也越来越贴着门,但是我万万没想到,陈阿姨竟然未将门扣紧。我靠的稍为用力些,浴室门竟啪的一声,被我挤开了。
猝不及防的我,一家伙跌进浴室,刚好趴在陈阿姨脚下;陈阿姨大吃一惊,哇的一声大叫了起来。我吓傻了,也不知怎么办才好,时间彷佛在瞬间停顿,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听见陈阿姨道:「小弟!你想干什么?」。
我简直快哭了出来,我结结巴巴的道:「我绊了一跌,撞到门上,没想到阿姨门没关好」。她见我一副窘迫的尴尬样,竟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接下来我真是迷糊了,也不知是作梦,还是我神智不清,反正我简直不相信,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竟是真的。陈阿姨竟然真让我肏了她!就像作梦一样,我和她面对面,赤裸的搂在一块。
身高仅155公分的我,脸埋在她的大奶子上,嘴巴吸着她花生米般的乳头;双手则在她滑嫩的大屁股上摸索。她软棉棉的手伸到我的胯间,捏着我的鸡鸡,不轻不重的撸了起来。她将马桶盖放下,要我坐在上面,然后她腿一跨,就坐在我腿上。
我的天啊!我的鸡鸡不见了,整根都被她下面的小嘴给吞了。我长这么大,从来就没这么舒服过,我记不清楚,也讲不出来;只知道陈阿姨在我身上乱扭,我在她身上乱摸,然后她就哼哼唧唧的叫了起来,我也全身抽搐,舒服的要命。
自从那天糊裏糊涂失去了我的童贞,我脑中想的儘是陈阿姨白白嫩嫩的身体。
第二天,陈阿姨又来洗澡了。
丰满成熟的她,脸上漾着妩媚迷人的微笑,风情万种的踱了进来。她水汪汪的媚眼朝我一瞟,扭着那浑圆高耸的屁股,便自己进了浴室。她那股骚劲,简直使我这初尝滋味的小公鸡,当场便发了狂;我毫不考虑,随后便跟了进去。陈阿姨见我跟进浴室,丝毫也不讶异;她当着我的面,从容不迫的开始脱衣。她雪白丰腴,性感成熟的胴体逐渐裸露,一股淡淡的脂粉香,混杂着成熟女人特有的味道,从她身上散发出来。我一嗅之下,顿时意乱情迷,鸡鸡猛翘。我色瞇瞇的朝前一跪,抱住她的大腿;脸一凑上她的阴户,舌尖便开始猛舔她那湿润的小穴。
「哎哟…死小鬼…小色狼…你也先让我洗洗嘛!」她双腿颤抖,不断嘘气,脸上也流露出无比淫蕩的媚态;一会,她屁股乱扭,嗯嗯呀呀的呻吟了起来。我胯下的鸡鸡,早已硬挺得快要爆炸,听她这一浪叫,更是忍无可忍。我将她放躺在浴室的磁砖上,扛着她那双雪白浑圆的玉腿,鸡鸡猛然用力向一挺,只听「滋」的一声,鸡鸡已整根肏入她湿滑的嫩屄。我拼命似的狂抽猛插,她的屁股也上下耸动,迎合着我的抽插。「哇…你这死小鬼还真会插…好…唉哟…你好厉害。」
我虽是初生之犊不畏虎,但终究是经验不足,耐力不够;她才刚夸我两句,我便龟头一痒,一洩如注。她似乎有些失望,白了我一眼,便起身开始洗澡。陈阿姨自顾自的洗了起来,她那有如PLAY BOY封面女郎的惹火身材,一下子又让我的鸡鸡亢奋了起来。
此时她洗好了身体,正弯腰撅着屁股洗头呢!她那白白嫩嫩的大屁股中间,紧夹着饱满成熟的阴户,看起来就像是个鲜豔欲滴的可口蜜桃。 我朝前一跪,抱住她丰润浑圆的大腿,脸一凑,就贴在她屁股上。怪怪个隆顶咚!她刚清洗过的身体,发出一股幽幽的甜香,嗅起来是那么的舒爽;我舌头一伸,管她是屁眼还是骚屄,上去就是一阵乱舔。她又痒又舒服,白嫩嫩的大屁股左右乱扭,嘴裏也哼哼唧唧的叫道:「阿姨在洗头,你别乱来!…唉哟!….嗯….讨厌。」我见她那骚样那还忍得住?刚好她屁股撅起,那嫩屄又正对着我。我站起来扭腰一挺,噗嗤一声,那12公分的鸡鸡,嗤的一下,就整个进去了。
她一边洗头,我一边肏她;虽然我鸡鸡不是很大,但一样肏得她鸡猫子乱叫。她大概受不了那股舒服劲,她飞快的将头上的洗髮精沖掉,一个转身便将我推倒在地。她就像发情的女王蜂一般,骑在我身上疯狂的摇摆,还急吼吼的叫我捏她的大奶。我只觉她阴道越来越热,越来越紧,不由得屁眼一麻,又洩了出来。
她大概也正好舒服了,屁股像个磨盘一般的猛转,腰也死命的狠扭。一会,她长长的嘘了口气,便软软的趴了下来。我看她脸上那表情,简直浪到家了,就自然的凑上嘴,和她吻了起来。亲吻着如此成熟又性感的阿姨,我年轻有为的鸡鸡,立刻沖天而起,又硬又挺。
我翻身而起,又趴在她身上,此时浴室门砰的一下开了~~~~~我的天!
长期出差的爸爸,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爸爸显然没想到是我在浴室裏胡搞,他惊讶的看着我们,眼中逐渐露出淫秽贪婪的神彩。他盯着陈阿姨白嫩丰满的赤裸胴体,而后恶狠狠的向我吼道:「还不出去!你讨打啊?」。我赶紧溜了出去,躲进自己房间。
但爸爸和阿姨却久久没有出来,我忍不住就又趴在门边偷窥。只见爸爸那根粗大的鸡巴,正朝天兇猛的翘起;而陈阿姨正乖巧温柔的握着他的鸡巴,用舌尖舔着爸爸的卵蛋呢!
爸爸平日也是可怜,面对大肉球似的妈妈,根本提不起劲;如今出了个长差,那更是憋坏了。
这会陈阿姨这漂亮女人,光溜溜的替他舔着卵蛋,那股子舒服劲,可就别提了。
他那根粗黑的鸡巴,胀的像根大茄子一般,兇猛异常;那紫黑色的大龟头,也馋的流出了唾沫。
陈阿姨看了爸爸的鸡巴,下面大概也痒得慌,她转身手扶着浴缸边,撅起白嫩嫩的大屁股,娇媚的道:「你还愣着干啥?快进来洩洩火吧!」。
老爸像只发情的公狗,忙不迭的便扑了上去。唉哟,我的天啊!你可轻一点啊!你的又粗又大,会戳死人的。陈阿姨屁股摇,奶子晃,嘴裏还发浪的说些春话,老爸简直兴奋极了。
他手捏着大奶,鸡巴肏着嫩屄,那股狠劲,还真不是普通的兇悍。
老爸边肏边问:「怎么样?我这老鸡巴可比小鸡巴厉害吧?妳那小浪屄舒不舒服?」。
陈阿姨被肏的只有哼哼唧唧的份,那还说得出话来。
倒是偷窥的我,自言自语的道:「要是老鸡巴小鸡巴一起肏这嫩屄,那可多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