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薇薇 (我与邻家女孩)

薇薇 (我与邻家女孩)

时间:2018-02-06 大学毕业以后,离开家乡到了台北工作,事务繁忙,一年不过逢年过节回家两三次。晃眼四、五年过去,没想到会有被公司调回故乡工作的一天。
刚搬回家的隔天,公司体恤我连日搬家的辛劳,准许我放假一天在家好好休息。下午两点左右,双亲都出门去了,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在。左右无事,我就躺在客厅沙发上,看着前几日跟朋友借来的恐怖片DVD。
那是一个关于在网路上看了文章如果不回覆不按讚半夜就会有长得像恐龙的女鬼爬上床强姦你搞到你倒阳不举精尽人亡的故事。我不知道导演脑袋是长了什么肿瘤竟然拍出这种莫名其妙的剧情,但百无聊赖,便躺在沙发上昏昏沉沉地看着。
就在这时电铃响了。我匆匆自沙发上起身,走到门边开门。
「来了──」我打开大门,心想这时间来的会不会是宅急便?谁知一打开门,门外站的是一个年约二十的年轻女孩子,穿着白色短T恤与红色短裙,瓜子脸,丰胸细腰,一头乌溜溜长髮,水灵灵的大眼睛骨碌碌直打转。
突然迸出这么一个大正妹,我愣了一下,刚想开口请教对方来意,她却挤出个灿烂可亲的笑容,先一步喊出:「老师!」
我侧着头观察了她一会儿,疑惑地问:「薇薇?」她兴奋无比地点头。
薇薇是我家隔壁邻居的一个小妹,年纪小我六岁。他们家在我读高一的那年搬来,我和她的关係还算不错,就像大哥哥和小妹妹,偶尔带她去看电影逛逛街吃吃饭,读大学的时候还客串了一阵子当过她的家庭教师,那之后她就一直喊我老师。
我离家工作的那年她才高二,这四五年里我没怎么回家,也一直没跟她见上面。印象里的她身材乾乾瘪瘪,清秀但太过消瘦,没想到几年不见,她身材丰满了,胸部大了,腿修长了,人也变美了,美得我几乎认不出来。而她也还按着过去的习惯,喊我一声老师。
久别重逢,我兴高采烈领着她进了客厅,一屁股刚坐上沙发,她就直说:「老师老师,我好多年没有看到你了耶!阿姨说你很少回家,回来也不跟我连络,不知道人家有多想你!很无情耶你,是不是把我忘记了?」她鼓起腮帮子,故意装作生气的模样,却掩不去眼神中的满满笑意。
「哪能把妳给忘了,是我工作忙嘛。」我笑着回答:「要是我早知道妳会变成这么漂亮的一个小美女,我一定常常回来看妳,每个礼拜放假都回来看妳!」
她双颊一红,害羞地举起拳头小力槌在我肩上:「乱讲什么?什么小美女,我不知道啦!」我又捉弄了她一阵,聊起这几年彼此的近况。她高中毕业之后读了家里附近的大学,现在已经是大二要升大三的学生,昨日听母亲说我搬了回来,今天就迫不及待过来见我。聊着聊着,她的注意力转移到客厅电视萤幕上的画面。刚刚应门之前我按了暂停,DVD正播到女鬼爬上男主角床上,精光赤条地压在男人身上要强姦他。别去青面獠牙的长相不谈,这女鬼身材还不错,该瘦的地方瘦,该有肉的地方有肉,定格画面看起来就和A片差不多。
薇薇面无表情盯着萤幕瞧了一会儿,回头问我:「老师,你怎么看这么丑的女优演的A片啊?」果不其然她误会了。
我默默地把DVD外壳递给她,指着剧情简介的地方让她看。她看过之后,歪着头问:「这是什么鬼剧情?这导演傻了吗?」
我耸耸肩:「我也不知道导演是吃错了什么药。要看吗?」
她考虑了一下,点点头:「也好,我也想知道这剧情究竟烂到什么地步。」
于是按下播放键,我们比肩靠在沙发上看了起来。DVD内容乏善可陈,没什么值得一提的。只是和薇薇靠得这么近,不时可以闻到她身上发散出来,少女独有的芬芳,闹得我有点心神不宁。画面上男主角正奋力挣扎努力摆脱丑陋女鬼的淫威,我的双眼却屈从了雄性本能,忍不住在薇薇丰满的胸部与白净的大腿上游移,一点也无法专心在影片上。
我是真的打从心理后悔,后悔四年前大学毕业的那个夏天,这位邻家小女孩向我告白的时候,我没有答应下来。那时我去她家,跟她说毕业后打算上台北工作的事情,女孩求我不要离开,鼓起勇气吐露她多年来一直偷偷爱慕我的心声。可那时我只当她是个小妹妹,对她一点也没有恋爱的感情,结果拒绝了她。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还隐约可以听见隔着墙壁传来女孩的哭泣声。这四年来我一直避不见她,大抵也跟这事有所关联。
怎知多年重逢,她出落得标緻大方,见面不仅惊喜,更令人惊艳。唉!人说女大十八变,一点不假。
可不知她现在怎么看我?还当我是心里偷偷暗恋的对象吗?或者只是个普通的邻家大哥了?
我胡乱想着,感觉肩头被人碰了一下。转头一看,薇薇的脑袋靠在我的肩上,竟打起瞌睡来了。想来也是,这么无聊的影片,看了不想睡觉才怪。
我轻轻摇摇她的手臂,喊她:「薇薇,妳想睡了吗?」
她揉着惺忪睡眼缓缓坐起,点点头:「嗯。」停了一会儿又说:「这片子好无聊。」
我有点歉疚地看着她,深觉不该推荐这么一部烂片,我问:「那……妳要回家睡一下吗?」老实说,心里不怎么捨得她离开。
她俏皮地笑了笑,表情带点活泼淘气,惺忪的眼神却有种销魂的媚。她调皮地说:「不要,我要在这睡!」也不等我答应,便擅自将头塞到我的肚子上:「老师的啤酒肚圆圆软软,正好拿来当枕头。」这几年我忙于和客户应酬,大鱼大肉美食美酒,又没怎么运动,肚子是大了不少。
「这样不太好吧……」我为难地说。
「有什么关係,借你肚子躺一下,你又不会少块肉。」
「万一我趁妳睡着对你恶作剧该怎么办?」
「恶作剧……你要怎么恶作剧?」她突然坐起身,好奇地问。
提到恶作剧,我脑袋里顿时浮现以往所看过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A片情节。但看着她的脸,却一个字也迸不出口。这些事哪能说的?太下流了。
她和我对看片刻,又把头枕回我的肚皮上,说:「看吧,你不会对我乱来的。」不知为何,觉得她的语气和表情竟尔带点失望,是我的错觉吗?
我仍不服气地说:「妳不怕我是个大色狼吗?」
「我才不怕。」
「强姦妳喔。」
「你不敢。」
她说中了,我色大胆小怕狗咬,我真的不敢。所以我只好一动也不动,万般无奈地看着她靠在我肚皮上慢慢睡去。也许很多人觉得有这么一个年轻貌美身材火辣的美女靠在肚皮上睡觉,是羡煞万千男性的天大福份。可也不要忘了,当这么一个美女跟你贴身依偎你却只能远观不可亵玩的时候,这福份可就成了活生生的煎熬了。
而我就陷在这么一个活活能把人逼疯的人间炼狱里。近在咫呎,有一双掩盖在红色短裙下,生平所见过最洁白无暇的美腿,以撩人的姿势陈列;近在眼前,有一对深藏在白色T恤里,生平所见过最圆润丰满的玉乳,随着女孩的呼吸蕩出诱惑的起伏;就在咫呎眼前,一个我这辈子见过最美、最撩人、最诱惑、最让男人意乱情迷的美丽女体就在躺我身上,相隔仅一布之差,而我却只能眼巴巴看着她的睡姿,一根手指也不敢乱碰。这感觉比在减肥的人面前摆上一只香喷喷的烤鸡还要叫人难以忍受。
时间是煎熬而漫长的。
理智告诉我,薇薇是邻居的小妹,我们不是情人,只是单纯像兄妹般的朋友关係,不可以任随兽慾放肆胡为。可是情感面却拘束不住我的男性本能,双眼禁不住在她美好的身躯上来回游移。隔着白色的薄T恤,可以看到她今天穿的是红色的胸罩,一对巨乳从襟口若隐若现,至少也是D或E罩杯。她侧着头躺在我的肚皮上,鼻间的呼息自然而然往我下裆部吹去。隔着运动短裤薄薄的布料,下体竟可以微微感受到她温热的鼻息,小老二忍不住有了反应,在裤子底下悄悄胀了起来。
她的脸正对着我的下体,我怕她万一醒来发现我正在勃起不知如何解释,轻轻地移动身体想改变位置。这一来却惊扰了睡梦中的她,她微微翻身,本来侧着的身体变成正对着我。双眼沉沉闭着,人还在睡,还没有醒来。这一来我居高临下,眼前正对着她衣服底下那一对雄伟的乳峰,美好风光饱览无遗,小老二自然起了更激烈的反应。
阴茎直直立起,龟头却好像碰上了什么东西。我仔细一瞧,乖乖不得了,因薇薇翻身时头部换了位置,此刻我的肉棒竟隔着短裤,贴在她的左脸颊上!而她的脸颊温温软软,感触居然还不错!!!脑袋里听到理智的方锥坍了一角,我决定保持原状,让伴我多年始终英雄无用武之地的小老二稍微感受一下这难得的艳福──是啊,我活到这把年纪还是处男,怎么样?有意见吗?
理智这玩意儿就跟水坝一样,平常时候它坚固得很,千川万水也沖不垮它。可一但开始出现裂缝,崩塌的速度可是以等比相乘的速度进行,快如迅雷不及掩耳。很快的,光是隔着短裤让肉棒贴在薇薇脸上那点微小的刺激已经满足不了我。我小心翼翼地拉开运动裤前缘裤头,让硬挺的肉棒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让肉茎与薇薇的脸颊来一次肉与肉、肌肤对肌肤的亲密接触,万岁万岁万万岁!
薇薇睡得很沉,并没有发现我在悄悄进行的淫秽勾当。我于是更大起胆子,把脑筋动到了她那一对勾魂夺魄的美丽乳房上。我把手移到她的右乳下缘,伸出食指轻触那一块女人身上最软嫩地带的外缘,见她没有动静,一指变作两指、两指改为四指,终于整个手掌都接触到她饱满嫩滑的乳房,隔着衣料轻轻抚摸把玩。生平第一次摸到除了妈妈以外女人的胸部,还是对形状、大小、弹力都无可挑剔的坚实美胸,我感动得几乎要落泪了。
光是隔着衣物抚摸还不够,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薇薇睡得比我想像中更沉、更有隙可趁。我缩回手,转向白T恤领口处被两球巨乳高高撑起的间隙,目标当然是T恤底下肉感十足的那两团软乳。要摸,直接触碰自然要比隔着衣服搔弄来得爽快得多。掌心在圆润乳房的上半部落下,我可以感受到她的体温,还有流满谷间的湿漉汗水,薇薇甚至连眼皮也没动一下,进行得万分顺利。
我不敢太过用力,只敢若有似无地在乳房上缘轻轻掐捏,老二轻轻拍打她的侧脸,享受背德的刺激感。不自觉间,手掌往胸罩里滑进了几分;不自觉间,龟头抵得她脸颊微微凹陷。她的身体扭动了一下,不太舒服地腾了腾身子。我不敢妄动,生怕一刺激到她,她随时会醒过来。
索性没有,这傻女孩睡得跟晕过去似的,不省人事。手又往胸罩深处滑动了一段,指尖终于碰触到玉乳神峰顶端的高点,柔软粉嫩的乳头,攻顶成功!感谢阿拉、感谢佛祖、感谢上帝!
大概是我太得意忘形,突然作了一个十分胆大无谋的动作,我竟情不自禁抓起薇薇的左手去握我的阳具!肉茎感受到她手心柔软掌握与温暖热度的同时,我才惊觉大事不妙,急急低头去看薇薇的脸。
她两眼紧闭,眉心微皱,双脣深抿,瞬间有点像是抽蓄的表情,转瞬又恢复了镇定,鼻息如常,安然沉睡。但我已看出来,一个真正沉睡中的人,不会有方才那一瞬的狰拧表情;真正安然沉睡的人,不会在出现那样的表情后又突然恢复平静。我已看出──薇薇是在装睡。
很意外的,知道她在装睡的那一瞬间,我没有害怕,也没有慌张,我只是很冷静地低下头在她耳边唤了一声:「薇薇。」
她没有反应。我又唤了两三声,女孩仍决定继续装睡到底。
于是我将右手整个探入她的胸罩里,肆无忌惮地搓揉起来。左掌握着她的小手,在我的肉茎上尽情摆弄。她又皱了皱眉头,两道红云翻上脸颊,面色娇羞嫣红,但两眼仍没有要睁开的意思。我低下头在她耳边轻声细语:「到了这个时候,妳还要装睡到底吗?」
她蓦然睁眼,急急收回握在肉棒上的左手,满脸娇羞通红,开口就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装睡?」
我摇头苦笑,脸上的尴尬比她好不了多少:「我才想问妳,是从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她垂着头,没有应声。过了好一阵子,才怯生生地开口:「其实……我本来就没有睡意,也根本就没有睡着。」
「所以,妳是刻意装睡要诱惑我?」
她点点头,羞红的脸埋在垂落的髮丝里,几乎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妳还在喜欢我?」我问。
她咬咬下脣,又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你知道那时候我被你拒绝,难过了好久,消沉了好一阵子。我觉得是那时候的我不够好、不够美,老师才会看不上我。所以后来我不断的吃东西,想让自己看起来丰满一点;吃好多中药,让胸部变大变挺;做好多运动,让身体线条变好看;看很多时装杂誌、学人打扮,让自己变得更漂亮。等到我变好、变美了,老师也好不容易终于回来了……我、我不想放过这次机会。老师,你可以……可以让我当你的女朋友吗?」她说到后来,已在低声啜泣,眼泪扑簌簌从水汪汪的大眼睛里落下来。
我这人渣、垃圾、浑球,何德何能竟让这样一个可怜可爱的女孩子为我劳那么多的神、费那么多的力?又岂能再度让她再度为我伤一次心?
我没有答话,将她抱入怀中,深深朝她嘴脣吻去。
「妳确定要这样做?真的不后悔?」
「嗯。」薇薇点点头:「我本来就已经下好决心,就算老师不答应我的告白,第一次也决定要给你……只是我还是处女,不知道能不能做得好……有、有点紧张。」她躺在我房间的床上,身上裹着洁白的被单,被单底下,是薇薇一丝不挂的美好娇躯。
我尴尬地垫了垫脚尖,腼腆地笑着:「其实,说出来也不怕妳笑。我虽然活到这把年纪,但也还、还是处男。」
她先是睁大眼,难以置信地望着我,然后吃吃笑着:「好、好高兴喔……呀!我在说什么!」将被单蒙上头,整个人害羞地缩到布团里头去。
我急急忙忙脱了上衣,将短裤连同内裤一起褪下,蹑手蹑脚地爬上床,一男一女两条精光赤裸的肉身终于在被褥底下初次坦然相见。
「那……我要开始了喔。」我紧张得口乾舌燥,深吸一口气,回想起多年累积下来看过的A片情节,颤抖着手掌往她的乳房摸去。浑圆的豪乳像一对附有吸力的软嫩海绵,我的手指深深陷入肉里,一黏上就难以自拔地揉搓起来。她发出一声嘤咛,也回应着我,将手搭上我的胸膛,拇指在乳头上恣意搓动挑逗,我初次体会到男人身上除了老二还有些地方也是无比敏感的。
我一手揉着她的乳房,一手摸向她的背,两人距离更近了一些。身体紧紧贴着,四腿交缠,嘴脣对嘴脣,两条舌头捲叠游动,春情化作唾沫在彼此口腔里交融。她冷不防用手握住我的肉茎,尽情套弄起来。汁汗淋漓,娇喘阵阵。
不知是太过舒服,还是缘于两人都没有经验。我们这样互相爱抚了好一阵子,我才意识到似乎该进行下一个动作。我恋恋不捨地暂时放弃盈握掌中的丰满乳肉,将手移往薇薇的下体,小穴附近的阴毛已经泌流而出的淫水湿成一片。我刻意用带点调戏的表情看着她,她看出我眼神里的狎意,轻轻在我胸口槌了一拳,痛得人通起舒畅。
我用手指剥开女子身上最神秘的花蕾地带,急于寻找她的敏感处。但终究缺乏经验,费了半天力气始终不得要领。她将手缓缓搭上我的手背,柔声说:「别急,在这里呢……」引导着我,将手指压上她自己兴奋充血的肉蕊。我怕碰疼了她,指尖小心翼翼的揉弄着那一点敏感处,淫水像从没关紧的水龙头不断流出。她的模样既羞又媚,娇柔中藏着无限性感,不时发出咿咿呀呀的娇喘声,手里仍不忘辛勤套弄着我的肉棒,令我愈加慾火高张,阴茎达到生平未有的坚硬亢奋。
「我忍不住了,可以插进去了吗?」我在她耳边柔声问,她害羞的点点头。我掀开床单,跪坐到她两腿之间,将肉茎对着她下阴,依循她的指示,大肉棒一口气朝小穴口猛然插了进去。
「好痛!」她低声悲鸣,身子一蜷一颤,雪白双乳蕩出动人心魄的弧线。我一时情急兴奋,忘了处女落红时的疼痛,连忙道歉:「对、对不起,我太粗鲁了,很、很痛吗?」我将肉棒从小穴里拔出来一些,可见微微血丝伴随着淫水一同流出。
「没、没有关係。」她强忍痛楚,拉着我的手,对我频频摇头:「终于成为你的人了,我、我很高兴。慢慢动的话,不要紧的……」
听她这样讲,我还是有点担心,于是说:「好吧,那我慢慢动。如果真的很痛的话妳要跟我说,千万别强忍住喔。」
「嗯!」她点点头,双颊流下喜悦的泪水。
我将拔到一半的肉棒,沿着方才的轨迹重新推入。她紧闭双眼,脸上仍是很痛苦的表情。我牵起她的手,轻捏她的掌心。虽然知道这样也许没有什么用处,还是盼望能令她的痛楚减轻一些。
我就牵着她的双手,缓慢轻柔地将肉棒在她的肉穴里进出滑动,享受温热肉壁裹覆肉茎快感的同时,一边仔细观察她脸上的表情变化。刚开始插入的时候,每动一吋,她的表情总是显得痛苦万分。但在数十下温柔的往复抽插之后,虽看得出她仍在忍耐疼痛,神色却已和缓许多。
她悄悄睁开眼,搾出一抹笑容,对我说:「已经习惯很多,不那么痛了,你可以动快一点没有关係。」
「可是……」我迟疑地说:「我怕动得太激烈,牵动伤处,妳又会痛得死去活来……」
她摇摇头:「没有关係,疼痛已经比刚刚好很多了。现在与其说是痛,反而还有点发痒,反而……反而有点舒服呢。」小女生说着,脸上仍不免带点害羞,但又牵起我的手,大方去揉自己的乳房。
我被这一激励,说什么也得拿出点男子气概来。趴在她身上,两手分别搓揉左右各一饱实绵软的巨乳,再度吻上她的嘴,唇舌交缠,水乳难分。缓缓挺动腰身,将肉棒送入蜜液氾滥的肉壶。
她的反应果然不同早前了,不仅不再皱眉忍耐,更显得有些舒畅愉悦。于是我也放心大胆将抽送的速度节次加快,尽情享受抽插紧实阴户带来的快感。她美好的身躯伴随我的抽送动作摆荡,乳波臀浪,看得人目不暇给;嘤声娇喘,听得人心驰神荡。
卖力冲刺了好一阵子,薇薇的喘息越来越急,声音越来越大,模样越见失神放浪。而我抽动得越激烈,便觉她的小穴越来越紧,越加敏感地压迫我的小老二。
她张口大叫:「不行了、我要、我要……啊!」随着最后一声高音频的叫嚷,一股温热水流从蜜穴激溅而出,喷在我的老二上,同时引发我一阵高扬的洩精感。伴随着她的高潮,我的老二也在密穴深处吐出大把浊浆,而我一阵高扬直上脑门的舒畅。
办完了事,我浑身有如工作完一整天过后的劳累,倒在枕头上,搂紧薇薇汗湿发亮的身体,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便抱着她昏昏沉沉地睡入梦乡。
我大概只睡了一会儿,醒过来的时候天色还是亮的。薇薇躺在我的身边,用一双大眼睛看着我,笑着说:「早安。」
「早安。」我握了握眼前美人的玉手,问她:「我睡了多久?」
「还不到半个小时吧。」
「妳没睡着?」
她摇摇头:「没睡,捨不得睡。我要趁你睡着的时候,好好观察一下你的睡相啊。」
「我的睡相有什么好观察的?」我苦笑着:「再说,要观察我,也不差这一时半刻的,以后机会还有得是啊。」
她眨眨大眼:「你的意思是……?」
我悠然笑起:「你当了我的女朋友,跟我睡在一起的机会自然不会少。倘若哪一天妳不走运还做了我的老婆,那就得夜夜同床共枕,想看我的睡相,这辈子够妳观察到腻的。」
她喜孜孜地窃笑了一阵,又故意唱反调说:「我只说要当你女朋友,可没说将来一定嫁给你呀……」
我连忙道:「但我可没打算去当别人的老公,也捨不得妳去做别人的老婆呢!」
她听完脸上又是一红,害羞得将脸埋到枕头里去,便没见到我脸上一副老子吃定妳跟定妳追定妳娶定妳得意洋洋的神情。
她在枕头里窝了好一会儿,才将脸抬起来,朝我看了半天,又说:「对了,折腾这么大半天,才想起我有一具重要的话忘记跟你讲。」
「哦?」
她牵起我的手,待两人坐定身子,才煞有其事地开口:「老师,欢迎回家。」
我点点头,将她抱在怀里,温柔地说:「薇薇,我回家了。」
回家,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