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祖屋里的乱伦

祖屋里的乱伦

时间:2018-05-13 我和妻子雅雅的旅游证件给警察扣留了,想要逃去外国也不行。「去我乡下祖屋。」在我提议下,我们全家匆匆上车,由我开车直奔乡下的祖屋。
我已经差不多十年没回去乡下了,我本来就喜欢城市,所以十年前爸爸过身后,把房子田地都留给了我哥哥阿标,我也继续回到城市做陈老闆的司机。我本来有个嫂嫂,但却跟另一个男人走了,只留下儿子小勤跟阿标生活,一年前小勤也结婚了,阿标寄照片给我,他的媳妇小悦还真漂亮,乡下人真早婚,十七、八岁已经结婚了。
车程大概有四小时,我们早上出发,过了中午才到乡下祖屋。
我们的祖屋还真有点怪,只有我们这一户是建在西边,乡里其他人都住在东边。不过这样更好,相信隐敝,适合我们逃亡。
阿标、小勤和小悦见到我们来,都热情地招呼我们,我们甫一坐下,小悦已经端来热茶,说︰「叔叔,请喝茶。」我这时才发现我哥哥这个媳妇年经轻轻,却生得花容月貌,不施脂粉,已经能和城市的大美人相比。最奇怪的是,她双眼闪着秋波的光辉,是那么诱人。
他们盛情招呼,我们就住下去了,我们一家就住在爸爸原来留给我的那间大房子里。我和妻子一张床,两个女儿就睡另一张床。
这天我喝得很多汤,因为乡下的食物很新鲜,煮出来的汤实在太好喝了,我喝多了,半夜要起身尿尿。我其实不喜欢半夜去尿尿,因为厕所设在祖屋后面,乡下晚上没电,黑麻麻的怪可怕。
幸好这一夜有明亮的月色,这夏天晚上天气还很热,乡下没冷气,所以我起床看到两个女儿的睡衣都翻起来,露出可爱的肚皮,在夏威夷晒了一层浅棕色。我走过去仔细端详这两个女儿,真的都是天姿国色。小女儿小静已经被我弄到手了,这个大女儿小婷是更漂亮,发育得更好一些,使我唾涎欲滴。
我偷偷把小婷宽鬆的睡裤往下拉,她的小内裤很轻易地露了出来。我的手指扣在她内裤边上向下一扯,下腹突然露出一大截,连她微微起的阴阜也露了出来,藉着月光看到她胯间已经有薄薄一层短毛毛,色泽还是浅浅的。我伸手想要摸一下的时候,她似乎察觉了,转一转身,吓得我缩回手。
「还是去尿尿吧,别在这里胡想。」我自言自语着,就悄悄地走出房门。
当我经过侄儿小勤的房间时,里面传来阵阵的呻吟声。
「一定是小勤和小悦两小夫妻在温柔乡了。」我看看房间的窗子没关,大概是夏天的原因吧,「我去偷看一下也好。」想到这里,我就来到窗下,半蹲着,偷看进房里。
当我看进屋里时,我吃了一惊。今晚的月色把房里照得相当明亮,小悦全身已经被剥得像初生的小猪那样,使我吃惊的是,骑在她身上的,竟然是我哥哥阿标,而他的儿子小勤站在一旁,用力搓弄着她妻子的那对娇乳。
「啊……爸爸……我们不能这样……啊啊……轻一点……」小悦呻吟着。
我哥哥这个农夫熊背虎腰,骑在小悦身上,把肉棒不断地挺着,每一下都重重地插进小悦的小穴里。
「我的好媳妇……我是帮我儿子……我也不想他无后……」阿标说完奋力地把肉棒挤进去又抽了出来。
我这时才明白,原来小勤在性方面是有问题,所以我哥哥才代替他这个独生儿和他媳妇造爱。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小悦肯这样做。
「但……爸爸……这样是乱伦……」小悦给阿标干得气喘吁吁,「啊……噢……而且……叔叔今晚来……会给他们知道……啊……」
阿标好像不想她说话,嘴巴凑上这可爱媳妇的双唇,舌头缠着她舌头,津液不断流进她的嘴里。小悦这时只能「唔唔」发出声音,说不出话来。
我哥哥粗大的肉棒「扑滋扑滋」地抽插进着小悦的淫穴。小悦这时经受不了阿标的狂干,也开始浪了起来,忘记她的小丈夫小勤还站在一旁,轻轻揉着她的奶子。
「啊……爸爸……你的鸡巴……太大了……太粗了……慢一点……哎呀……啊啊……我受受不了……」小悦婉啼起来。
「好媳妇…小勤不能尽他的义务……现在我来给你尝尝真男人的味道……」阿标开始有点气喘,对旁边的小勤说︰「好儿子……你别怪我干你老婆……像她这样美丽的女孩……你不餵饱她……她迟早会到外面偷吃……然后像你妈妈那样一走了之……」
小勤在一旁,点点头没作声,继续抚摸她的妻子。
「怎样……好媳妇……我餵你饱不饱……」阿标这时抱起她的屁股,肉棒插得更深了。
「啊……喔喔……爸爸……你插得我……好舒服……我给你填得满满……很饱了……」小悦这时已经不顾一切,说出淫话来。
「那你会不会去偷吃……」
「啊……爸爸……我不会偷吃了……你每天都来干我……餵饱了我……我不会偷吃……」
阿标听到小悦诱人的浪语,更是用力的抽插着,这个姣好的小媳妇也随着他的动作,屁股也上下的配合着,使那肉棒每次都深深地插进她那洞穴的深处。
「啊……爸……我快要洩了……快用力插我……插死你媳妇……再干深一些……啊……啊……」小悦高潮来了,把我哥哥抱得紧紧,淫汁沾满了两人的私处和大腿。
阿标这时也「啊」地一声,白汁状黏糊糊的精液沾满了两人的胯间和大腿。
我这时在窗外看得也差一点射了出来,尿液胀痛了膀胱,连忙走在屋后的厕所解除负担。
「老弟!」我本来都很怕黑的,突然给这样的声音吓得胆都破了。我回过头来,原来是哥哥阿标也来尿尿。
「你刚才在窗外是不是看得很爽?」阿标一边拉尿一边对我说。
我有点脸红,刚才我鬼鬼祟祟在窗外偷看,他竟然知道了。但我回心一想,不应该是我面红,他才要面红,姦淫自己的小媳妇,乱伦一套,还会笑我吗?想到这里,我便从容起来。
「是啊,你好像把你那媳妇干得很爽。」我见他脸上有得意之色,便问他︰「你怎样能勾引她呀?她还这么年轻,怎么会愿意给你干?」
「嘿嘿……」阿标拉完尿,低声对我说︰「我用一种草药,浸在汤里,然后煮给全家喝,喝了三天药力就能够使女人淫蕩起来,每次奸她,她便会欲拒还迎……老弟,你忍耐一下,三天之后,你老婆也会这样爽的……」
就是这样我们住了下去,每晚我都起床偷看我哥哥在姦淫他媳妇。他每次完事后,都会和我打个招呼。
第三夜,我起床準备再偷看的时候,阿标竟在我房门外,他对我说︰「嗯,时机到了,你今晚也可以玩玩我那小媳妇。但是先试一试你老婆吧。」我还没同意,他已经推门进来,直接走到我妻子的床前。
雅雅睡得正甜,阿标一下子就把她的睡衣掀起,把她两个圆大的奶子抖了出来,雅雅从梦中惊醒,见到在她面前是阿标,说︰「大叔,你想做甚……」话未说完,阿标的嘴凑了上去,我妻子竟然没怎么反抗,用手环抱着我哥哥。
「我喜欢……我很想得到大鸡巴……好哥哥……干我吧……」我太太说完,自己脱下了裤子,然后解开我哥哥的裤子,掏出他的肉棒,在手里轻抚着。「好哥哥……你很大啊……我要你把这大鸡巴插进我的淫穴里……干我吧……」
我哥哥很高兴,说︰「老弟,我很久没尝过这种成熟女人的滋味了……哈哈哈……」
果然哥哥的草药药力很强,把我太太弄得这么淫蕩,虽然雅雅年轻时候也给陈老闆姦淫过,但到底事隔多年,现在竟然要看着她给自己的哥哥干,我心理有点受不了。
正当我想说话时,阿标对我说︰「还呆在这里干什么,你看不到药力很利害吗?老弟,大家各取所需吧。小悦在隔壁房等你呢……」
我想起小那甜甜的容貌加上姣好的身裁,便动身走向小勤的房里去,走出房门时,我回头看到我哥哥那门大炮已经攻入我爱妻雅雅的海港里,雅雅还把屁股挺起,完全接受他的攻击。
当我走进小勤房里时,小勤已经乖乖地站在一边,说︰「叔叔,你好,今晚要你来帮忙,真不好意思……」
我哈哈一笑说︰「别客气,小侄儿,你老婆还真漂亮,我求之不得呢。」我的话把小勤和小悦都羞得满脸通红。
小悦说︰「叔叔,你见笑了。」她慢慢解开衣服,她穿得是那农村的衣服,当然不漂亮,但在衣服里露出雪白般的肌肤,却使人感到她像贵族。
小勤说︰「叔叔,别客气了,尽情享用吧。」
他那漂亮的妻子也说道︰「叔叔,你真的不用客气,今晚就尽情发洩在我身上……」她已经把自己全身脱光,然后靠过来,依在我的身上,主动解开我的裤带。
她蹲身下去吻我的肉棒,我看着这张美丽的脸孔正埋在我下体那黑毛毛的地带,心情很是兴奋,所以肉棒很快就竖了起来。小悦纯熟地用嘴含着我的龟头,吮吸着,还有舌头挑逗着。
我受不了她这样的挑逗,肉棒胀得很难受,就冲动地把她推倒在床上。
「叔叔……来吧……来尽情干我吧……」小悦自己抱起两腿,贴在自己的乳房上,她下体那两片黑红色的大阴唇张开着,露出鲜红的小淫穴。
我不能再等了,提起矗立的大鸡巴,对準那小淫穴干了进去。
「啊……叔叔……你真厉害……鸡巴比爸爸还大……尽情干我吧……啊……啊……」小悦很懂得呻吟,看来她已经给我哥哥干过很多次了。
我摇动着粗腰,把肉棒一次又一次地搅进她的淫穴里,脑里面想起我的房间里,爱妻给哥哥骑着姦淫的模样,不禁对压在自已身底下哥哥的媳妇动起粗来。我开始用力左穿右插起来,把小悦那个小洞穴口弄得歪来歪去。
「啊……啊……叔叔……我快给你干裂了……再用力点……啊……啊……」小悦开始气喘吁吁,说话都有点吃力。
小悦到底还年轻,也没生过孩子,她那小穴把我的肉棒紧紧包住,当我磨擦的时候,一阵阵快感从鸡巴传上大脑。
「啊……救我……爸爸快来救我……」这声音不是小悦的,而且我房里面女儿的叫声。
「岂有此理,哥哥,你连我两个宝贝女儿都想动手?」我心想着,一边想快去救女儿,另一边不想失去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我于是幻想起女儿给哥哥干的情形,立即一阵快感散至全身,下体缩了一下,精液喷了出来,当我把肉棒抽离小悦的淫穴时,精液像条水柱那般飞向空中,然后掉到小悦的脸和胸脯上。
我顾不得善后的工作,披上衣服,匆匆跑到自己的房里子。
果然我哥哥正在撕开女儿小婷的睡衣服,小婷两个初成熟圆大的少女乳房露了出来,我哥哥一下子把嘴凑了上去,用牙齿去咬她乳房上面两颗小豆豆。
「啊……爸爸……快救我……我要回城了……不要在这里……」小婷见我进来,哭着叫我救她。
我快步走过去把我哥哥推开,哥哥说︰「真奇怪,我的药怎么对她无效?」
小婷挣开他时,伏在我的身上,呜呜地哭了起来,我脱下自己的T恤,给她穿上。我对哥哥说︰「小婷她不喜欢喝你煮的汤,所以没有中你的迷药。」
小婷还是抱着我,哭着说︰「我要回去,我死也不住在这里。」她的性格很倔强,对贞操这方面很紧张。
当我看看我的妻子和小女儿时,才发现她们俩已经给我哥哥脱得精光,一齐坐在大床上。我哥哥见得不到小婷也就算了,回头去拥抱着雅雅和小静,她们竟然当刚才那事没有发生过,嘻嘻闹闹地和我哥哥阿标抱在一起。
雅雅主动拉着我哥哥的手来抚摸她那两个骄人的奶子,而小静却伏下身去,用她的小手捧着我哥哥的大鸡巴,把龟头放在自己的小嘴巴里含弄着……
小婷哭着不断叫我回去,我只好半抱半扶着她到屋后面我们开来的车子里。当她躺在车椅上时,还很害怕地抱着我的脖子,我也抱着她。小婷一直都性格较硬,所以开始发育后从来不给我抱,这次却把我抱得紧紧,我第一次感受到她那已经发育的胸脯。
「小婷乖,给爸爸亲一亲,就不怕了。」我的嘴在她那张美丽的粉脸吻了一下,吮掉她的眼泪,她似乎比较平静了,我再吻她的脸,吻她的嘴角,见她没反对,就吻上她那可爱的小嘴巴,当她还没反应过来,我就用舌头撑开她的牙齿,卷弄着她的舌头。良久,我才放开她。
小婷擦乾眼泪之后,静静地坐在车上。
「伯伯刚才咬你,还痛不痛?」我用手按在她柔软的胸脯上,关切地问她。
「嗯,伯伯刚才很大力地咬我。」小婷低声地说。
我转身从车厢底找出一罐润肤露,说︰「爸爸帮你擦一下,就不痛了。」小婷点点头。
我把她的T恤拉高,她两个少女的乳房再次暴露在我眼前,小婷低下头,不敢正面看我。我指着她乳房上红红的小乳蒂,说︰「是这里痛吗?」小婷又是点点头。
我的手抹了一下润肤露,就开始抚着她的乳房,我双手感觉到她那两个乳房的柔嫩,也感觉到她那两个小豆豆已经在我抚摸下慢慢竖立起来。
「小婷,你还不舒服就跟我说。」我说着,双手仍不断抚弄她的两个圆大的乳房。
「爸爸,我很舒服啊……是真的,很舒服。」小婷不好意思地说。
我的手抚摸的部位越来越宽广,连她的肚子也摸了,然后连她下腹也摸了。
小婷闭起眼睛,我想我的机会来了,于是把她的内裤扯了下来,她私处那层稀稀浅灰色的阴毛露了出来。
「爸爸,你……」小婷突然拉着我的手,推开我。原来她真得对贞操是这么注重的。
正当我尴尬时,突然祖屋里传来一阵喧闹声和惨叫声,我心中一冷。
「小婷,你乖乖坐在这里,我回去屋里看看。」我拍拍小婷的肩头说完,就匆匆回到祖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