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五十五章 红杏出墙

天地之间 第一百五十五章 红杏出墙

时间:2018-05-14 在暗淡的街灯照射下,靠在我身边的美艳玉明水汪汪的妩媚大眼忽悠悠似在挑逗我,面目姣好、肤色雪白、红唇动人,秀髮披肩、身材硕长健美,淡紫镶金花带白色绒毛领饰的贴身旗袍装,将她坚挺饱满的双峰衬托得火辣诱人,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下摆开衩直到腿根,玉臀肥美浑圆完美至极,让男人看了就想伸手去捏,两条修长粉腿被浅黑色缀花纹的长筒厚丝绒袜子包裹,一双黑色的带斜袢的性感高跟船鞋,看上去十分性感,诱人至极!
  身边这美艳动人的大美人儿如一只雌猫一样温顺靠在我的肩膀,我心生一股豪气,心想这么些年来的摸爬滚打还是没白给,白秋走到哪里都是白秋,男人中的俊杰、大美女的剋星啊,这汪玉明汪总这不两下就盯上自己了。
  「玉明姐,别想那些不高兴的事情了,如果您肯赏光,我们一起用夜宵好吗?」
  带着几分温柔对身边的女人微笑着,我表现出一种十分谦恭的姿态邀请道,「今晚是你的生日,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开开心心的!」「我不怎么饿。」玉明客气地说道,此刻她更渴望似乎不是吃饭。「不用客气,」为了从身心都彻底征服这个天龙第一艳妇,我还是极富耐心用上了水磨功夫,装着没有意会到美人的情绪,执意说道,「今晚我请玉明姐随便吃点什么好啦!」「好吧!姐陪你!」见我这么坚持,玉明突然睁开妩媚的大眼睛看着我提议说,「白秋,咱们去江陵大酒店吧!」
  她这么大胆逼视、主动回应下,我却是心中一紧。江雯丽和赵玉凤这对厉害角色现今就住在江陵大酒店的豪华套房里,前两天我才去那里探亲顺便交了公粮,江陵大酒店上上下下都对我很熟悉,如今带着汪玉明这种美艳尤物去一次,稍不留神被哪个眼尖的瞅见,再到雯丽那里多嘴一下,自己不就惨不忍睹了吗?
  虽然雯丽也说不上会吃多大的醋,那么多女人被欺哄讹诈弄进我的围城里,她都能睁只眼闭只眼坦然面对,但更大的问题是现在对我来说头绪繁多、盘根错节,飞龙龙腾的事业才刚刚开始,天龙这边又没什么眉目,这时我可不想带着玉明去别生枝节趟这个浑水。
  最终说好到清江大饭店,玉明挽着我的手走进了「江陵春」粤菜馆,拣了个靠窗可以欣赏清江江景的雅静座位,出于试水的目的,我点菜时还特意点了两个牛鞭、淫羊汤之类刺激性慾的菜,玉明也会意地表现出坦然期待,笑着说我该补补身子以后好为她当好司机服好务,我们两人如同一对勾搭多日的姦夫淫妇默契和谐。等菜一道道端上来,边吃边谈边谈边喝,借酒助兴言谈甚欢。
  大美女在哪里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虽然我们两个想尽量表现得低调些儿,但打扮诱人、美艳风骚的汪玉明一进来,全场的男人们都行起了注目礼,美艳女郎玉明这身淡紫镶金花的新颖带白色绒毛领饰的贴身旗袍太扯人眼球了,玉明盘子靓条子好,本身就有足够的本钱,再加上敢穿,在大冬天里还能穿出这么一身艳丽的风情实在不易,丰满的大奶子和肥美浑圆的大屁股前凸后翘,扯足了色狼们的视线,有的甚至在掉口水啊!面对这么漂亮美艳、性感风骚的熟女,看着就慾火高涨实在馋吶,如果可能的话,在座的几乎所有男人都想着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在她身上爽一次。
  这时,旁边一桌在陪酒小姐一个劲儿劝酒下酒过三旬,三四个男人渐渐有些喝高了,慢慢说起了女人经。尤其有一个一边大声说着故意让我们听见,一边拿眼睛往玉明旗袍下高耸的胸脯上扫,瞅得那样肆无忌惮,我看在眼里心里的气有些嗖嗖往上冒,玉明这个美艳娘们明里暗里投怀送抱眼看就要成为自己女人了,这小子如此嚣张这不明摆着对我的女人在意淫吗?
  那几个小子开始还假惺惺地称讚燕窝鱼翅如何味道鲜美,说着说着就半路拐弯口无遮拦说起了「二奶」事件,这个说老婆老婆就是姥姥婆婆真正的女人起码那两个奶子要像牛奶燕窝丰满爽滑多汁,那位说我很赞成男人和女人就是茶壶和茶杯间的关係男人妻妾成群男主外女主内女的在家相夫教子也解决了就业难的问题,这个说真羡慕那些工资基本不用老婆基本不动有权有势的家伙老婆虽然就一个但情人遍天下,那位说那是呀厅级干部「打洞」(打高尔夫)处级干部「打波」(打保铃球)科级干部只能「自摸」了(打麻将)怪只怪自己没捞上一官半职,这个又说那倒不一定那都是些「地下党的肢部生活」还是有钱潇洒都说一等男人家外有家二等家外有室三等男人下班之后往家赶四等五等男人吃软饭,接着大家都感歎金钱万能称讚老闆是家外有家的一等男人,最后笑而不语的死盯着美艳玉明的大奶子翘屁股的小子来了个总结性发言博得了满堂喝彩:生产力发展了,交满公粮拿些余粮到市场上交换交换,这社会才繁荣昌盛、和谐进步,不过中国人讲究把姓氏放在前头,外面再怎么彩旗飘飘,家里的红旗也不能倒啊!
  玉明这名美艳靓丽的女主角,今晚却并没有在意别人的眼神挑逗和言语放肆。
  有张有福这棵大树好乘凉,汪玉明说自己一般很少喝酒的,但今天她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与我一样爽快地端起酒杯就喝,「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嘉士伯,一扎又一扎,渐渐喝得脸上泛起片片红霞来,更显得美色逼人娇艳似花。
  但酒下去了情绪却没有上来,她的心情一直都不太好,显得有些阴郁,似乎有满腹心事要向我倾述。我坐在窗边没有开腔,只是时不时帮她夹菜,用心倾听着玉明的诉说。她谈到了她的过去,在家里是掌上明珠可家人都不大理她,从小不愁吃不愁穿却少爱,只读了个专科而且学习成绩也一般,到社会上以后总是真心付出但往往被绝情收场,她注意到我是因为我显得不一般,似乎有她当年初恋情人的影子,她上中学的时候爱他像海浪沖击礁石一样猛烈,要与他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我并不知道玉明今天是呕吐酸楚还是在编织谎言,但这么好的机会肯定要用好,听她这么一说我能理解她为什么对我如此热情,但对老张时不时流露出的怨恨不断,其真实的原因还是需要慢慢试探的,这是我心中困扰多时的一个谜团。
  我故作思索状,过了片刻才开口问道:「玉明姐,我一直想问一个问题,不知道今天该不该问?毕竟是你的生日。」「白秋,你问吧,幸亏有你陪我过这个生日,实在是太让我感动了。今天,我真想把心里所有的话都告诉你。」美艳玉明热情回应着我,但我还是半吞半吐、欲言又止,「你和张老大之间……?」
  「唉,这件事情事关我们的声誉呀,真是难以启齿。」汪玉明有气无力地说,我看着眼前这个美艳性感但有些娇弱无助的女人,很想过去把她搂在怀里,给她力量和勇气。
  接下来玉明用梦呓似的声调说道:「一年前,我和张有福结婚了,刚结婚那段时间我还是个很幸福快乐的妻子。真的,我那时好快乐,老张他不忙公事的时候,总是陪在我身边。我整天像只快乐的小鸟,进出都哼着歌儿……。」玉明停住话头,沉浸在逝去的美好岁月中,这时,我对那个曾经佔有过玉明身心的男人还真有了几分嫉妒。
  汪玉明却低下头轻声抽泣起来,「玉明姐,别别……别这样,会,会气坏身子的。」我掘笨地劝说着,玉明却哭得更伤心了,侧过身,把脸埋在椅背上,双肩不停地抽动。看着玉明如此难过,我心里也似一团乱麻,起身走到坐在对面的玉明身边,递了张餐巾纸给她,沙着嗓子劝道:「玉明姐,快别哭了,真的会气坏身子的。」
  玉明渐渐地止住了哭声,用我递的手绢擦着脸上的泪渍,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不该在你面前这样,尤其是今天晚上。」我在她身旁的座椅上坐下,轻轻搂住她的细腰,朝她理解地笑了笑,玉明知情识趣地靠了过来,漂亮的美人臻首靠在我的肩膀上,似乎倦于远行的船儿终于又回到了港湾,显得温馨而随和。
  「白秋你知道的。」玉明说道:「现在这个社会越来越沦落为金钱社会,有财有势的大老闆身边总有许多年轻漂亮的女职员争宠献媚,我的不幸就是,我的丈夫恰恰是个大老闆,你知道……」她说到这里,又住了口。我心里说我什么不知道啊,但仍装着很专注的样子听玉明诉说。「大家都不能免俗,男人花心是正常的,但结婚以后至少心就该回家了,毕竟对家庭有自己的义务和职责。我为老张付出了一切,最后我们终于结合了,这点其实我是看得很重的。我相信他以前再有什么都过去了,结婚时他发誓说要好好爱我,对家庭负责,后来我才知道,我太傻太天真了,骗子永远都是骗子!」美艳玉明又泪眼婆娑起来。
  「结婚后我一直想当个尽职的太太,但我理想化的家庭梦,很快就被无情的现实击得粉碎。老张他不仅花,还溜冰吸毒,有一天我跟蹤他到一家卡拉OK厅,在一个隐秘的包房里,灯拉灭了,才吞了摇头丸吸了K粉的我那死鬼丈夫,在K厅的沙发上,一次就和天龙公司的三朵名花演出着一幕真实的龙凤剧。几条白白的肉虫纠缠在一起,哪里有半点人样子,简直是几个妖精在打架。」玉明停住话头,喘了口气。对于每个人来说,揭过去的伤疤,都是很困难的。
  「我丈夫向我承认他错了,他只是一时糊涂,要我一定要原谅他。我看在曾经恩爱的份上,把委屈伤心的泪水强咽在肚里。可后来他却再次伤害了我,吸毒的人哪里还有什么可信度。我气得发疯,差点崩溃了,两三次想自杀,都被发现后救活过来。」
  我愤愤不平地说:「你丈夫真是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有你这么好的女人,他还不好好珍惜。」玉明凄艳地说:「美丽享用太久,也会熟视无睹。一张脸再美,天天看,日久也会生厌的。不仅我,以前走了的胡莉(潘莉以前的名字),现在留在天龙的平莎,哪个不是他玩腻了就扔一边不管的,何况我丈夫身边有那么多贪他财势的新鲜的骚狐狸精,女人都一样滋味各不同。」
  她有些恨恨地回忆说,「天龙那三枝花在他眼里就各有风味,最贱的属他的贴身秘书黄蕊蕊,最骚的是公关经理田艳艳,而凌江阁的总经理助理王媛媛,他评说是最有气质的,这些女人都是他从天龙女职员和应聘的女大学生里百里挑一精选出来,又亲手提拔起来的,年轻漂亮、娇艳妩媚,在公司里个个是优雅的白领、高傲的公主,但私下里不管是最贱的、最骚的还是最有气质的,哪个不是心甘情愿地当他的嗨女任他糟蹋,简直就是他的私人马桶一样随时围着他等候他来发洩,你说世上能有几个男人经得住这样赤裸裸的色慾诱惑?」
  是啊,听玉明这么一说,想到这几只粉蹄子穿着丝袜细高跟鞋的绝色美女性感娇娃贴身私宠肉马桶子,不要说老张了,连我都是身不能至、心嚮往之啊!
  「我忍无可忍提出了离婚,老张却流着泪说,他爱的仍是我,和其他女职员只是逢场作戏。唉,也许我这人结婚后心眼太窄了,过去的男人都是三妻四妾的,现在大多数男人都在外面寻花问柳,作妻子的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放纵,接受起来真的很难啊!」「我想,这个事情也不能完全怪老张,这应该是个社会问题了。」我的回答有些闪烁其词。
  「还有一条,这条你知道就行了,千万不要告诉别人!」玉明想了想,深情看了我一眼,还是吐露了真言,「虽然我们表面上看起来比一般夫妻还要恩爱,但有福成天瞎胡闹,明显身子越来越不行了,现在几乎没了性慾,也已经几乎不能人道了。」「那他现在怎么还成天和那几个骚狐狸精搅在一起呢?」我见玉明说得入港,便直截了当地问了下去。
  「不这样不行了,现在他只有吸粉嗨了以后,再让最骚的公关经理田艳艳在他面前穿着极为透明的白纱连衣长裙,用妩媚诱人的舞姿尽显挑逗姿态在他面前翩翩起舞,然后最贱的贴身秘书黄蕊蕊风骚妩媚地跪到他两腿间口舌侍候着,用樱唇与香舌让他舒服得要飞起来,还要搂着最有气质的凌江阁总经助大美人儿王媛媛替他温柔无比地亲嘴咂舌头弄半天,才有一点慾望和冲动,但在女人体内硬不到两三分钟就射了。这些粉蹄子肉马桶都是些年轻漂亮的狐狸精,发起情动起兴来谁能轻易饶了他呢,必定要搂着他往死里求欢。所以老张全靠药扶持嗨打气,硬撑着每天射好几次,这么整下去,哪里还能持久,我看是可能没几天了!」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咯登一下,虽然早就预料到,但从天龙第一艳妇汪玉明口里亲耳听到,还是给我以极大的震撼力,没想到老张这么快就要出问题了。
  「玉明姐,说心里话,你身上好像有种巨大无比的魅力,让我一看到你,就觉得无论如何也不忍离去。」我嘴里嚼着牛鞭,心里痒痒的,紧盯着玉明那白里透红、美艳动人的天生情妇脸蛋儿说,「玉明姐别怕,我白秋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有什么事情我都向着你,帮着你,我们一条心!」紧紧握住身边美艳尤物玉明的粉手,我们用眼神交流着彼此的爱慕和信任!
  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我说话比较放开了,低声给身边的玉明讲起了一个荤笑话调剂下气氛。说有两个地质队职工,男的叫王力查,女的叫张开凤,有一次二人到野外作业,考察一个钻井情况。男子用绳子把女子腰拴好,就往洞里放。
  一会,男子在井口上面问:「张开凤,湿度怎么样?」只听女子在井里回答说:「王力查,深度不够,哪来的湿度?」玉明听了以后不仅没有含蓄地低头或转脸,而是极其暧昧地瞪我一眼,我看出那里面有着浓浓的春意,心里感到格外兴奋。
  「白秋,咱们今天第一次吃饭就说这些……多不好意思!」玉明说完就嫣然一笑,来了个半推半就,往我身子这边靠了靠。「这有什么,我们交个朋友嘛,贴心的异性朋友!」我的一双眼睛发射出明亮的光芒,就像一只饿狼紧盯着身旁的玉明,表现出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姿态。玉明两眼斜睨着我,只一味抿着嘴儿笑,并不言语,但最后终于说了声,「白秋,时间不早了,我先埋单吧。」
  用完餐玉明主动要求她来结账,然后含笑挽我去舞厅,「我想请你喝杯酒,跳跳舞好吗?」面对美艳玉明的盛情邀请,我当然是来者不拒的。
  我们来到同在清江大饭店三楼的天地缘舞厅,五颜六色的綵灯,撒满了柔和的光辉,悠扬的舞曲在大厅里迴荡,一对对男女在舞池里婆娑起舞。在烛光和浪漫的音乐陪伴下,我们期待着浪漫起舞,好好用身心温暖下落寞的玉明,也顺便替她祝贺一下二十九岁的生日。
  汪玉明身为天龙艳后,也并非什么正派女子,她好社交也爱和男人周旋风流,不仅姿色出众,而且能歌善舞,在交际场中很是活跃。自从上次天龙应聘见到天龙三美中玉明如花似玉、美艳动人以后,我也可以说是一见倾心,朝思暮想,恨不得立即把她抓到自己怀里,但是却一直没有机缘,虽然我对玉明思之若渴,却迟迟无法达到上床风流的目的,但今晚的天作之缘给了我绝好的机会。
  在舞池的一侧,当一曲终了一曲又起时,玉明迫不及待下池加入扭动欢乐的阵营,我学着她,离座起舞亦步亦趋,但心中却想到,昨天才和我的亲亲媚妲己潘莉在一起亲热,如今又和浪玉环玉明搅在一起跳舞,造化弄人啊。「潘莉她现在在做什么?想我吗?」心中这么想着,潘莉的面庞和倩影便清晰地浮上心头。
  我握着玉明那纤纤细手摇晃着,蓄意巴结说,「玉明姐,能认识你我感到很荣幸。」我们真是一对玩友,彼此喜欢跳舞,她颇有几分姿色,而我又极其好女色,整天就想着怎么吃喝玩乐、怎么搞女人。我们到了一起简直是标準的姦夫配淫妇,真可谓一见锺情、臭味相投。
  一曲即终,玉明带路走向池边双入座,她依偎在我身边,招手叫侍者送上两杯马丁尼,悄声问:「白秋,你喜欢我们在一起吗?我可是真的很喜欢啊!以后有什么不顺利的事情,你就告诉姐,我愿意助你一臂之力。」我微笑着摇头否认,表示发自内心的客气和谢意。
  美艳玉明伸手摸我的脸,笑着贴在我的耳边说,「白秋,你好性感!好神秘!乍一看觉得好面熟!」「怎么会?我们以前可没见过啊!」事实上,我一天当两天用,那有工夫浪费在虚构的故事里?「白秋,你长得真的不一般,和我中学的初恋情人很像,是个女人都会迷上你的!」酒后吐真言,但她这么一说到底是发自内心还是乱灌米汤就真有些拿捏不準了,我笑着打趣说,「哪里,玉明姐玩笑开大了,凭我这副猪八戒的模样,可不是万人迷玉明姐的对手哦。」
  「白秋,你今晚可要陪人家一整个晚上,好吗?白秋!」玉明藉着酒意正式提出了要求,「没问题,我说过今晚捨命陪君子!」玉明端起杯子呷了一口马丁尼,两眼斜睨着我,一幅勾魂的媚态,煞是可爱而迷人。「呵呵,你说错了,是捨命陪美女,人家可是听说你人不仅看着不错,那方面也很厉害的哟,到时你可别冷落了我啊!」听怀里艳妇这么挑逗的一句话,我心里扑扑直跳,一双贪婪的眼睛,在玉明漂亮的脸蛋上溜过来、又溜过去,就好像一只馋猫盯着一块肥肉怎么也不肯离去,最后咬牙来了句,「放心吧!玉明姐,我白秋今晚肯定把你伺候好!呵呵!」
  郎有情妾有意,自然是相见恨晚,美艳玉明对我产生了不可言喻的好感,慾火燃起,恨不得一下倒进我的怀里,而我更是早已心嚮往之。虽然当着舞厅其他客人侍者的面,我们也是醉意残留春心萌动,用两双会说话的眼睛眉飞色舞,都在对方的脸上瞟来瞟去,流露出一种难耐的情绪,想着自己的心事,恨不得马上上床做爱。
  美艳玉明懂得风月场的气氛,擅于察言观色,早已窥视出我的内心世界,咯咯笑着说道,「白秋,时间还早,我们好好跳舞吧!」我不失时机立即做出一个邀舞的手势,非常谦恭而有风度地说,「玉明姐,请。」随即我们两人下了舞池,汪玉明舞步轻轻盈盈、婆婆娑娑,如同一只小燕子灵动轻盈,我也是舞场老手,舞步超凡脱俗,两人一下舞池后没走几步,汪玉明就把胸脯贴上我,我也立即会意,用搂住她腰部的手往她的屁股上使劲摸去,在轻鬆的舞曲声中,我们两人觉得心旷神怡,体会那种体肤相亲的感觉妙不可言。
  这时候喇叭里流出的是邓丽君唱的一首老歌~~《海浪》,缠绵悱恻,沁人心脾:美酒加咖啡我只要喝一杯想起了过去又喝了第二杯明知道爱情像流水管他去爱谁我要美酒加咖啡一杯再一杯我并没有醉我只是心儿碎开放的花蕊你怎么也流泪如果你也是心儿碎陪你喝一杯我要美酒加咖啡一杯接一杯……
  「玉明姐,你的舞跳得太好了!和你同舞真爽啊!」我不失时机地把自己的这种感受表露出来,并且紧紧得搂紧她,直到下身贴上去。「白秋你过奖了!能给你伴舞,你没感觉到我的身体在颤抖吗?」玉明被我一贴上,心神蕩漾,慾火上来立即全身抖动起来了。「玉明姐不仅舞跳得好,而且更具有倾城倾国之色!能和你在一起……」我把脸也贴上去了,手在她的屁股上使劲地抓。「白秋……」,汪玉明嫣然一笑,我的手在她的翘屁股上动来动去使她感到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满足。
  我们两人舞步轻盈、情意绵绵,说不清内心有多惬意!汪玉明只感到纤纤细腰被我越搂越紧,最后我们两人由于抱得太紧,几乎难以呼吸,腰和腿部已经完全粘在一起了,只是随着音乐的节奏,相互摩擦着对方……。
  「白秋你的舞跳得很高明,能够陪你跳舞,我很感动!」玉明贴在我脸上亲了我一口又一口。我们跳了一曲又一曲,舞步婆娑,夹杂着只有两人才能听得见的低声细语,两颗心就好像泡在蜜糖里,周围的一切,对我们两人来似乎都不存在了。我和汪玉明两人跳得非常开心,精神无比欢愉,那天舞会结束时夜色已深,待来宾们纷纷散尽后,我才挽着美艳玉明的胳膊去总台开房,预备今晚就在这里一举实现我的企图和夙愿。玉明偎在我身边似乎梦游一般并没有拒绝,彷彿睡着了呼出的芳香气息撩得我的脖子痒痒的。我暗想,如果她中途嚷着回家的话,这条美味的鱼儿今晚便要真正地成为我的盘中之餐了等到顺着走廊往客房走的时候,半醉半醒的玉明被我半搂半拖着,我发现这时的她已有些醉意,脸上红扑扑的,双眸发情的雌猫似的迷迷离离,我一下子就感到了她的温热和暄软,同时也嗅到了她的气息和芬芳。她的脑袋靠在了我怀里,一只手还有意识无意识地搭在了我的肩上,她那美艳风骚的脸蛋、曲线玲珑的身子仅裹着一条性感动人的贴身旗袍,正点,太他妈正点了,这美艳的骚娘们真是名不虚传,难怪天龙的许多男人会以上她为荣,丫地,这大奶子如果从前面揉着,这大屁股如果从后面玩起来,得有多爽啊?我日,我看着玉明的眼中充满了色慾,鹹猪手迅速在她旗袍掩映下肥美浑圆、肉感十足的大屁股上捏了一把,过瘾地坏笑了起来,这时美艳玉明发出一阵风骚的娇笑,更加挑逗起我的慾望来。
  风骚熟女玉明虽然看似美艳风骚,实则内心是个忧郁空虚的女人,她受尽苦难,看透了世间冷暖。虽然多少有些恋她的情,但更多的还是贪她的色,我不由自主地搂住了身边这个骚货艳妇,说实话,今晚酒助色性,不好好玩玩这个美艳风骚的汪玉明,在这骚货的体内发射出来,我根本无法罢休收手的。想想自己真标準的吃着碗里的,想着盆里的,家中已经有了无数美妃妖姬艳妾俏婢,今晚却依旧不知足要去採天龙的老闆娘,这朵最美艳的野花,标準的一个人间败类、衣冠禽兽啊!
  进入温馨的大床客房间,我一下几乎要瘫了,今天累了一天又喝了这么多酒,再拖上这么一个虽极美艳但极丰满的大美女走这么远的路,实在把我给累坏了。
  热情风骚的玉明将我按坐在沙发上,献媚地笑道:「白秋,你先坐会儿,我给你倒杯水!」她转身之际,我突然一把将她拉坐在腿上,轻声坏笑道:「不着急,玉明姐,我们先亲热一下吧!」美艳玉明身躯无法动弹,被我搂抱着挣扎了两下看无法动弹。
  「玉明姐,你知道吗,你老公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守着你这个美艳动人的大美女还去外面沾花惹草的,其实所有天龙懂事的男人都以能上你这个漂亮的老闆娘为荣耀啊!今天我就要和你好好亲热一次,拿下这个荣耀!」在这个幽静的房间里,藉着酒意我不再克制自己,无耻淫笑着左手搂着玉明,右手从她那条淡紫镶金花贴身旗袍装下摆开衩处,伸进了她紧身性感的旗袍中,在她那肥美浑圆的大屁股上肆虐揉捏,尽情享受艳妇光滑的皮肤与十足肉感。
  玉明虽然美艳风骚,看起来人尽可夫的浪蕩尤物,但其实这次结婚后已经慢慢改掉了老毛病,很长时间里没被男人侵犯过,此刻肥美玉臀被我肆虐揉捏,耳中听着我无耻的言语,身躯产生异样的感觉和强烈的刺激,在我耳旁讨好求饶:「白秋你轻点儿好不好,你捏的摸的可都是人家身上长的肉啊!而且别瞎扯了,天龙有的是年轻漂亮的美人儿,跟我这种人老珠黄的睡觉还能睡出荣耀来?」
  她瓜子脸上一双水汪汪的妩媚大眼,艳红含紫的性感双唇让人心跳,波浪型的乌黑的头髮披散在背后,瘫在我的怀里的骚样儿简直让我爱到了极点。「少废话玉明姐,我白秋今晚要定了你,你乖乖的,好好让我来伺候你,否则我可不管你是老闆娘还是总经理……嘿嘿……」,我抱着玉明耍流氓似地坏笑,一手揉着她旗袍下面挺得高耸丰满的胸部,右手撩起旗袍,肆虐无忌地揉捏着玉明两瓣肉感十足圆润的大屁股,见玉明媚笑着还想开口,色瞇瞇的在她耳旁轻语,「来,先用玉明姐这性感红唇小嘴巴里的香口水来给我解解渴!」说着我的大嘴迎上封住了她的樱唇,撬开贝齿,勾住香舌贪婪吸吮起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被我连摸带吻,弄得快感袭身的美艳玉明,在我的淫威胁迫下,让我先享受够她檀口中的红舌香涎,慢慢挣扎开来,露出风骚迷人的笑意,樱唇轻启对我娇笑道:「白秋,你就不能对人家温柔点儿,面对娇滴滴的大美人儿,哪个像你这个馋样儿,来就动粗的,又不是不给你!」
  「玉明你这骚蹄子,不仅美艳,还真是够风骚的!」我右手捏着玉明的大屁股,左手也不规矩地伸进了她的紧身旗袍中,抚摸着那对和天龙波霸叶子楣叶锋可堪一比的豪华浪乳,心中极度过瘾,口中肆虐坏笑。「可恶……你这个禽兽……,」美艳玉明本是个十分敏感的女人,而且一直和老张在一起都无法得到最大快乐,很有些慾求不满,被我在丰满的娇躯两处禁地肆虐揉捏后,立马反映急迫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嘿嘿,好湿啊,你真不愧是天龙的老闆娘,实在是够风骚的。」我发现玉明这个美艳的骚货被我一阵狂抠猛揉给整动情了,抚摸她屁股的右手探了探她的禁地,那里已经泥泞不堪,我心中大爽得意狂笑着,想尽快上了这风骚熟女。
  「呵呵,我白秋终于抠出了开红色宝马的天龙汪玉明总经理满把的淫水!」今晚在我的眼中,她既有作为漂亮美艳女人供我洩慾的现实意义,又有征服天龙第一艳妇总经理老闆娘的像征意义,「走吧,我们上床吧,我等不及了!」
  「白秋,您可真没良心,人家一个女的被你乱摸,当然有反应啦。拜託,你温柔点儿,我可是你的上司哦!」玉明听了我的话,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但被我有些粗暴的举动给吓住了,俏脸妩媚做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哀求。
  「上司,这里只有男人和女人,哪里有上司和下级!呵呵!」今晚对待这个谈不上几分感情,更像是个玩物的美艳玉明,我可没有对潘莉那样的耐心,见美艳玉明稍不听话,立刻就蛮横地厉声提醒她。
  被我搂在怀里任意蹂躏玩弄的美艳玉明,闻言心知今天是逃不过这一劫的,只得咬牙忍辱,点头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