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房“变形记”

    17-10-06 作者:通讯员 来源:未知 点击:155

      健身房“变形记”


      在高速运转的城市生活里,健身已经无法与生活脱离开。“2017中国休闲小康指数”调查显示,81.8%的受访者认为健身是一种生活方式。15.4%的受访者经常去健身房,30.8%的受访者偶尔去健身房,二者合计近半数。


      文|《小康》杂志中国全面小康研究中心 于靖园


      “Cool down”,2017年9月8日,北京西单大悦城九楼,朱莎莎有些疲惫地看着跑步机上的词语,缓缓走下来,想着终于完成了一小时的变速跑步。朱莎莎这种完成一件事情的使命感来自于她四个月前办的健身房年卡,这一张年卡花费6800元,只限她本人使用,可是迄今为止她只来过四次。


      朱莎莎只是健身大军中的一员,她选择今年办健身房的卡,很大程度上也是受社交朋友圈的影响,“五月,必须瘦!”“夏天,不健身干什么?”“只需要十五分钟,就可以拥有完美小臂!”“瘦腰丰臀不再是梦!”“健身房可以改变你的人生!”……当社交网络充斥着关于健身等同于美丽的文章时,朱莎莎不得不跟着一起心动了起来。毕竟,在高速运转的城市生活里,健身已经无法与生活脱离开。“2017中国休闲小康指数”调查显示,81.8%的受访者认为健身是一种生活方式。15.4%的受访者经常去健身房,30.8%的受访者偶尔去健身房,二者合计近半数。


      传统健身房遭遇瓶颈


      “工作太忙,下班后就想休息,不想来健身房,而周末人又特别多。”朱莎莎像许多办了卡就开始后悔的人一样,给自己的不坚持找了诸多理由。“年卡消费次数少了不划算,次卡又太贵。”这个80后的姑娘有时候也在思考,有没有性价比更高的健身方式呢?


      这其实不只是朱莎莎一个人心中的疑问。在减肥和健身已然成为时尚的今天,健身方式也必然会出现新的花样。“2017中国休闲小康指数”调查显示,和以前相比,62.5%的受访者认为现在健身的空间时间更加自由。


      追溯源头,中国的健身行业从2001年开始发展,准确来讲就是申奥成功的那一年。那一年,青鸟健身开启了中国最早的高端商业健身,是国内最早采用连锁化经营、最具规模的健身中心,并且借着申奥东风,搞了一系列大型宣传活动。那时,国人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健身房。


      后来,很多创业者都一窝蜂地涌进健身行业,但他们忽略了这个行业与其他行业的本质区别,即健身是一个反人性的苦活。能进健身房的人本来就不多,在健身房主推办理年卡运营模式的情况下,其中能够坚持下来的人少之又少。办卡后人们普遍会觉得很亏,亏一次两次,不会亏第三次。缘于消费心态的影响,健身房销售预付卡做会员生意的模式普遍遭遇瓶颈。


      随之,健身业陷入了一个怪圈:通过增值服务环节来创造利润,但每一个环节的利益分配都在消耗着用户体验。“我朋友刚办了一张5000元的年卡,第二天健身房就跑路了。”朱莎莎告诉记者,传统健身房做的一次性买断生意,使得他们不会太重视后续服务,而且他们也不怕客户抱怨体验差,“团体课差正好可以报私教课呀”。


      年卡价格不菲,私教课不断被推销,门槛高体验差,这种花钱低回报的健身方式让很多新白领们望而却步。


      健身版“星巴克” 把健身做成快消品


      在市场和技术的驱动下,中国开始出现了不少主打按月付费的健身房。健身工作室、二十四小时健身房应运而生。


      新式小型健身工作室近来很流行,与传统健身房相比,新式健身工作室因为离家近、更专业、没有年卡营销等特点而深受年轻人的青睐。


      传统健身房虽然器材多,但要想达到锻炼的目的,一般需进行2小时左右的锻炼,可对于普通上班族来说,工作日很难抽出这么长的时间,靠节假日偶尔锻炼又达不到健身、减肥、瘦身等效果。新式健身工作室别开生面,不仅选择离目标客户近的地方开店,更采取不同的训练方式,从而有效缩短运动时间。


      “我们希望用最短的时间,实现最有效的训练效果。”主打城市高效、快速健身的魔方运动联合创始人兼运营总监张琪告诉记者, 固定使用几个器械锻炼,很多人会觉得枯燥而不能坚持,针对这一问题,魔方运动365天每天都会换着花样来让学员保持对运动的新鲜感。魔方运动目前主推30分钟的SpeedPlay快健身团课和50分钟的Super O 超氧心率团课。但这还不算耗时最短的,懒虫健身锻炼每次仅需要20分钟的时间。懒虫健身店长兼训练总监尹三九说道,“比吃一顿正餐的时间还短,这下总不能再为自己没有时间找借口了吧?”


      懒虫健身用“被动式运动”为超不喜欢运动的“懒人”提供解决方案,他们采用欧洲的EMS(Electronic Muscle Stimulation)技术,模拟人体大脑信号刺激肌肉,达到锻炼的目的。只需要人们换上由交互传感技术和特殊材料制成的训练服,配合简单的动作,即可通过脉冲针对性地训练肌肉群。据其介绍,此项技术本是用于防止航天飞行员无重力情况下肌肉萎缩,后被广泛应用于专业运动员和特种部队训练,近年更是扩大至普通群众健身,所以安全性是有保障的。


      同时,小型健身工作室不会强行销售年卡,常年健身费用更合理,而且运动体验感好。传统健身房场地大、人员多、坪效低,有的还要给商场抽成,运营成本高,也就导致传统健身房办卡营销和私教推销成风。而小型健身工作室主要以售卖次卡或月卡为主,单价看上去可能比年卡贵,但很少“过期作废”,性价比其实更高。魔方运动的SpeedPlay单次价格仅为49元,张琪的解释是,“魔方运动想做的是健身行业的‘星巴克’,花两杯星巴克的钱,半小时运动完走人。”


      除此之外,来自开发商、建筑师、阿里、迅雷背景的创业团队创立了“超级猩猩”健身仓,打算用 O2O+O 的路子挑战传统健身房。用户通过微信支付购买门票(10-50元),预约健身时间,获取开门密码进舱健身。健身仓会在预约时间前15分钟将空调打开,并且空调带有PM2.5过滤功能。不用担心它小,跑步机、单车、龙门架、自由重量区一应俱全。


      超级猩猩的App是单独的那个O,目标是做成随身的健身教练和健康助手。猩猩会主动发起聊天,只需简单选择系统提供的答案,输入数据即可进行交互。猩猩还会悄悄抓取手机里储存的健康信息,根据数据在聊天时给予健康建议。这种交互体验是一种创新,大大简化了用户学习成本。


      按次付费的这种方式在传统的健身行业中是不被看好的。这正是超级猩猩创业团队“要么酷要么死”的由来。为何不为自己的理想拼搏一次呢?第一代的超级猩猩健身仓其实本质上是为创始人跳跳自己设计的,她觉得运动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只是需要良好的体验,这种方式降低了用户的体验成本。如果第一次体验不好,用户不会再次消费,因此他们需要及时了解用户对不同类型课程的反馈,这促使他们建立了一个持续的、按天来不断优化迭代的课程反馈系统。


      超级猩猩创始人跳跳和马跃的最终梦想是“把健身仓变成自动贩售机”,他们希望专业健身就像去便利店一样简单,“出门右拐”就能办到。


      共享+健身 谈颠覆尚早


      共享经济的兴起,为健身领域的创业者们打开了另一扇窗。在共享雨伞、充电宝以及睡眠仓火爆之后,北京街头又悄然出现了共享健身仓。据了解,共享健身仓半个月融资2轮估值过亿,被称为“2017年第六个风口”的迷你健身房大有乘风而上之势。


      “我居住的小区空地上出现了一个5平米左右的健身房!”有一天,朱莎莎的男朋友有些惊喜地同她说起了自己的发现。他在望京鹿港嘉苑小区发现了一个名为“抖吧”的共享健身仓,仓体大致4平方米,可容纳1-2人,仓内配置跑步机等运动器械,自助门禁按时付费。用户可通过“抖吧”官方微信扫码开门,无需下载App和缴纳押金,按5分钟1元的标准收费。


      跑步机设备与传统健身房内的设备差别不大,此外,还增添了用户社交功能,消费者可以通过微博、微信、QQ等方式登录运动系统,并在运动结束后进行分享。在健身仓内,还设有衣物挂钩,可放置随身背包及衣服,在玻璃窗处设置百叶窗,用于遮挡,以便用户更换衣服。


      “抖吧”主打自助迷你健身仓,通过线上App和微信H5页面为用户提供地图点位显示、预约时段、计时和结算等功能。线下的迷你健身仓面积约为4.5平米,目前一仓仅容纳一人使用,仓内设备包括跑步机和动感单车,均是与中高端品牌合作的定制产品。


      “抖吧”迷你健身仓的平均成本在2万元左右,均布局在各小区内部。使用计费方式为按时计算,采取高峰调价模式,均价为10/小时,最低至1元/小时,最高达到16元/小时,依照线上数据分析模型做布局调整,单点设备运营成本将得以更合理的优化。


      “抖吧”创始人蒋都泽看好智能终端结合运动主要基于三个理由:第一,线下智能自助模式已经得到很好验证;第二,健身就应该随时随地,就近更便利;第三,健身运动市场配套场所还不够完善,有一定门槛。蒋都泽希望“抖吧”未来可以布局到全国,除解决便捷健身外,更重要的是产生强有力的联动效应,传播推动,让更多人的参与到全民健身中。


      类似“抖吧”的共享健身仓模式与迷你KTV类似,以小规模经济的模式来运营,是一种比较新的经济行为,与传统健身房相比,虽然有更多的灵活性,但是从长期看,不如传统健身房空间多、选择性大、社交范围大。这类健身房现在或许可以借助共享的风口获取一部分用户,但是用户需求与黏性都是企业需要面临的问题。


      毫无疑问,用户体验是共享健身仓的核心竞争力,虽然仓内设备专业、配套设施齐全,但设备单一,难以满足用户的多样化需求。与迷你KTV不同,健身很难以“碎片化”时间来实现,大多数用户单次运动时间至少在半个小时以上,按照5分钟1元的收费方式,用户运动一次要花费10元左右。这样的价格似乎也难以增强用户黏性。


      在体验中,朱莎莎发现该App还存在许多细节需要完善,如点击App中的运动仓图标无法显示具体地点,需放大地图查看;定位不准,在放大地图的过程中系统对朱莎莎自身的定位也会随之发生改变,导致用户无法获取与健身仓的准确距离;遮挡不足,不仅健身仓的玻璃门处没有百叶窗进行遮挡,健身仓内遮挡设施也不完善,不方便更换衣物,私密性不高;健身仓空间有限,健身设备较为单一,选择性小;在用户运动结束并完成支付后,系统无法及时更新支付信息。


      共享健身房的模式一时引发热议。亿邦研究院副院长叶志荣并不太看好此种模式,他认为虽然锻炼的门槛可以很低,场所可以小型化,但是健身这件事的时间场景能否被碎片化却是个疑问。从需求上判断,共享健身房是做了一件把健身房变得小型化的事,但是要创造出这个场景很难,“在迷你KTV唱歌3-5分钟是可以成立的,但是锻炼不是3-5分钟就能完成的,他们有些借着共享的噱头在融资”。


      “健身模式太多了,我突然不知道该作何选择了。”年卡?月卡?健身工作室还是共享健身仓?在追求健康生活的年代,朱莎莎也面临着多种选择。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